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旅游

神灵诀 第八百三十章 心思各异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4:54

神灵诀 第八百三十章 心思各异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鹿战门盟国的土地上终于迎来了一丝绿意,就连不断的大风都难得消停了少许。

只是唯独啼鸟不美,只因是乌鸦聒噪,扰人清梦。

木名睁开眼来,看着枕边人目中露出柔和,已经半月过去,两人习惯了这种方式相处。

傍晚时分,梦女便会伺候木名洗漱,然后回到自己屋子中,然后等候木名睡下,然后再来轻轻叩门,木名开门,然后她躺下来,默默等候,木名也躺下的时候,她为木名盖好被子,然后闭眼,安静入睡。

很奇怪的方式,但是,木名和她都习惯了。

或许,一切尽在不言中,便是如此。

二人之间是无声的世界,既然不能言语,那么自然也就省去很多繁琐的过程,用眼神交流,用心灵交流,一个眼神就明白了。

梦女眸子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眼,见到木名看着自己,她露出浅显的微笑,很自然,随后想起什么,正要起身。

不过木名摇头,用手将她脑袋轻轻按下,自己起来了。

梦女不知,不过却很乖巧地躺着,不多时,见到木名端来茶水和木盆,还带着一块手帕,将手帕放在木盆里,顿时白雾袅袅。

木名拿起手帕给梦女擦拭脸颊,梦女抿嘴,闭着眼睛,眸子闪动,显然内心不是那么平静。

或是手帕带起的温度所致,梦女的两腮逐渐红润。

梦女脸上的红斑消失了,这些时日木名整日都给她调理,梦女恢复了往日的容貌,果不其然,太像了!

木名放下手帕,然后将她扶起,用茶水漱了口,梦女有些羞意,不过还是照做了。

“恐怕以后你只能这样了。”木名表示歉意。

虽然没有说透,但是梦女却知道什么,她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木名点点头,也不多说。

口不能言,和李沁一般无二。

片刻后,梦女穿好衣服,其实也就披上外衣,仅此而已。

虽然同床共枕,但是两人只是彼此靠近,相互取暖入眠。

“今日,你随我去内城吧,我带你见几个熟人。”木名道:“一别数年,也该该见见了。”

木名取出一张黑色的令牌,其上散出淡淡的黑雾,熟悉而又陌生。

将令牌收好,木名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黑色的斗篷,梦女接过,直接穿在身上,木名点点头,笑道:“像个巫师。”梦女闻言,也笑了,似乎对这个装束很喜欢。

随即,木名自己也披上了斗篷。

梦女靠近木名,犹豫片刻后,拉着木名的手臂,木名笑笑,然后带上面具,二人一同离开。

乌鸦飞来,落在木名肩头,自然也要聒噪两声,像是自己的存在。

主城之中,宝丰部族领地,此时这里和往常一样,一些守卫来回走动,不过在中军大帐那里却是明里暗里戒备森严。

中军大帐内,宝丰部族一众高层聚集,宝丰十部族长山神都在此处,此外还有东上部族的山神和族长。

薛礼梦和老山神身居高位,两人都不言语,下方之人也都静默,大帐内显得格外肃穆,只是大家都在等候什么。

木名被一个修士引领着,几人并没有在意,因为往来这里的修士很多,尤其是一些巫师,更是被青睐这里治病疗伤,而且木名身披斗篷,这是巫师特有的打扮。

只是当那修士领着木名逐渐靠近中军大帐时候,才会有有修士不时打量一眼,因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巫师领到这里。

木名看着最前方黑色的营帐,一种熟悉有陌生的感觉出现在心头。

时隔多年,总该有什么变化了吧。

感受到木名的变化,梦女轻轻拍拍木名的手心。

营帐的大门开启,那引领的修士不再前行,而是默默躬身。

木名淡淡点头,然后缓缓朝前走去,梦女显然有些害怕,只好紧紧拉着木名的手臂。

木名轻轻拍她的手背,梦女露出笑容,眼中的胆怯消失。

两人缓缓前行,那种压抑的感觉越发浓郁。

木名散出淡淡的波动守护梦女,梦女不由松了口气。

木名出现在大帐门口,然后站定,然后扫视大帐内诸人。

一双双眼睛看来,一道道目光锁定自身,同时木名的眼神一一扫过,和一些人的眼神对视,然后又移开。

最后,木名看向最上方那里,那里有几个人让木名的目光定格。

一股暖流从心中生出,木名胸中好似有一股热气,想说什么。

中军大帐闭合,这里好似隔绝了,有一股气机笼罩。

木名摘下了面具,露出笑容。

沉默的气氛被打破,人群不再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而来,而且带着一种不可思议,木名能清晰感受到那些目光的含义,像是焰火灼灼。

梦女不由自主往木名身后退了退。

薛礼梦眸子闪动,嘴唇微张,不过很快恢复常态,只是她身后的古月则不是如此了。

古月眼神有些黯然,眸子中的欣喜逐渐冲淡,当看见梦女拉着木名手臂的时候,她内心中某个念头开始碎裂。

木名却不在意这些目光,朝着最上方那里躬身行礼。

很多人以为木名是给老山神和薛礼梦行礼,但是老山神却摇头,看向了身边的一个老者和一个青年。

老者眼中含泪,此时淡淡点头,他在掩饰自己的内心的不平静,只是,掩饰得不够好,因为这无法掩饰,所以他身躯有些颤抖。

“你长大了!”老者说出这句话,他不是别人,正是东山部族长张富贵。

木名眼中顿时生泪,不由自主朝前走去,只是梦女显然慢了一拍,让木名速度慢下。

族长摆摆手,示意木名停下,递给一个木名眼神,木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于是也停下脚步。

孤狼从人群中走出,也不多言,直接走上来,和木名对视一眼,木名看到他眼角有些朦胧,于是示意梦女松开手臂。孤狼大声长啸一声,张开手臂狠狠和木名相拥。

“好小子,都差不多和我一样高了。”孤狼自语,然后松开木名,回到自己的位置,此时不是多言之时。

孤狼回到自己位置后看了身后一个女子一眼,那女子见到孤狼的目光,急忙低头,孤狼只好轻叹,这事情……有些麻烦了。

金统领也在人群中,见到木名出现后,她没有打招呼,只是露出浅浅的笑容,她身边有一个修士却长大嘴巴,金统领私下里被人称为“冷面统领”,只因为她平日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情绪,有的只是不苟言笑,和寻常女子有太多不同,就连高高在上的薛礼梦也会偶尔一笑,但是金统领却不是如此。

而现在冷面统领却笑了,而且是带着微笑,这让旁边的守卫目瞪口等,随后她看见金统领恢复了冷漠,双目注视着他,他不由自主低头,甚至熄灭了心中的情绪。

鬼冥看着木名,满是感慨,木名看着鬼冥,也是怅然,二人太相似了,不过别人看不到,因为鬼冥一直用特殊的手段遮住了自己的面容。

二人对视一眼,也压下心中的思绪。

薛礼梦起身,扫视一圈,“今天,咱宝丰部族的巫师归位,诸位就当和平时一样吧。”

随后,她指了指下首某处,淡淡道:“巫师,请入座!”

木名依言,也不多说,仿佛和往常一样,梦女紧随其后,很好奇,也很胆怯。

随后薛礼梦道:“诸位,议事吧!”

闻言,诸多部族纷纷出列,他们开始议事,只是似乎今日的议题有些变化,似乎都是围绕伤员救治的,宝丰部族已经成为战族之一,他们到处征战,损伤不小,此时都在为请高阶巫师而发愁。

“既如此,就请咱们的巫师吧,药草晶石都要备好。”最后,薛礼梦随意道,似乎不以为意。

木名却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这女人还真是将自己当苦力了。

不过也不好多说,只是起身,默默抱拳,诸多部族首领也点头致谢。

不多时,诸多部族都离去了,偌大的打仗内顿时空旷起来,只剩下一帮和木名熟识之人。

木名这会才笑道:“许久不见。”

老山神点头,然后一拍手,顿时有侍女出现,她们端着一个个矮桌,矮桌围城一个大圈,那些侍女又端来一个个烤炉,摆放在矮桌前面,而且快速将烤肉置于其上,随后才默默退开。

“入座吧!也不用拘谨,都是熟人。”

老山神顺先入座,薛礼梦也如此。

木名此时却在族长前再次行礼。

族长坦然受之,庵后扶住木名,他已然很激动,只好尽量让自己平静,看了木名许久后,才轻声道:“先入座,回头细说。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咱们爷俩好好喝一杯。”

只是族长的目光却看向木名身后的梦女,并道:“孩子,别怕,以后叫我爷爷就好。”

木名道:“这是族长爷爷,你不用客气。”

梦女笑着点头,只是没有言语,族长见此,也不在意,招呼二人入座。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梦女身边的位置上却是古月,而金统领居然也在古月身边,奇怪的是孤狼的表姐也在她们旁边。

孤狼原本想和木名坐近,但是见此,不由吐舌,道:“还是算了,无福消受,会打起来的!”

很快,人群都入座了,不算多,但也不少,是十族的山神族长,此外还有天狐族的古族,他们和木名也算相熟。

宝丰部族这边,胡族族长此时早已换人,是胡秋雁,是原族长的侄女,此时她也看着木名,眼睛就没有移开过,在她旁边是胡族山神,只是此时却摇头,轻叹。

“情之一字,怎奈何?”

只是木名却看不到她,因为木名此时和老山神等人闲聊,抛开身份不谈,几人也并肩战斗过,关系非同寻常。

薛礼梦却看着梦女,眼睛里光芒闪耀,似乎要看出点什么,不过最后也只好收回目光了。

不光是她,古月、金统领几人也在看着梦女,可惜……梦女无法言语,她们无法说什么,无奈,只好几人自说自话了。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主治医生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地点
不孕不育的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头专业的治妇科疾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