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网络

深水区两岸间还有多远利益增加认同提升

发布时间:2019-06-09 18:28:22
剖宫产术后腹胀便秘的原因
腹泻原因有哪些
剖宫产术后腹胀怎么办

民进党执政时期曾任“陆委会副主委”、现任台湾亚洲大学财经法律系主任的邱太三说:“两岸关系过去是在游泳池里,后来到了海边,现在又要潜水,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条件与能力……”

进入“深水区”的条件,两岸有不同的解读,但有一点是交叉的,即台湾方面强调“民意”,大陆继续秉持“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方针,那么,台湾人民到底是怎么想的?两岸在认同方面,从官方到民间的现状如何?前景在哪里?专访了出席研讨会的台湾成功大学两岸统合研究中心执行长黄清贤。

在台湾,有“台(台湾大学)清(台湾清华大学)交(台湾交通大学)成(成功大学)”的大学排序,因为成大位于台南,也有“北台大南成大”的说法。成功大学近年成立两岸统合研究中心,黄清贤说:“志在两岸的了解与交流。”

不能简单刻板看南部

:您在研讨会上引用了不少民调数字,但台湾的民调很多,数字相差很大,如何看这些数据?

黄清贤:这要看问题设置是否客观,数据是客观的,但如果设计问题的人把自己的主观意念、意识形态放入问题,答者就可能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引导,落入窠臼。比如问题是:“你是中国人还是台湾人”,问题本身就将“中国人”和“台湾人”排斥定位,答者只能二选一,如果加入“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选项,相信会得出不同的数据,由数据又导出不同的结论。

:那如何通过民调了解台湾的民意?

黄清贤:了解民意,民调只是一个方式,建议还是要真正和台湾民众接触,多思考,得出结论。我在台南市工作,很多大陆朋友说南部是“绿营”,而且“绿营”就“仇中”,这是一种刻板简单的看法。要了解为什么南部就“绿”,就要想想国民党长期以来对南部是不是比较忽略?在人才培养、资源注入方面做得都不够。如果说南部“仇中”,那近几年南部的县市长们纷纷到大陆参访、寻求合作,连县市长都到大陆了,普通民众有什么仇呢?民进党籍的市长到大陆,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是因为这些县市长们看到与大陆交流、合作会带来利益,情况不同了,情势会变化。当然,他们不会马上放下意识形态,因为仍然要靠此凝聚一群人,凝聚支持者。

过半数台湾人认同是中国人

:就您的观察,您认为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有多高?

黄清贤:还是那句话,数据客观,我用数据说话。台湾竞争力论坛在今年的2月、4月、6月进行的民调显示,受访的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中华民族一份子”的比例分别是90.4%、89.3%、84.8%,平均八成八以上;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分别是61.1%、57.5%、54.1%,平均近五成八。

我要说明的是,这组数据是在没有把“台湾人”和“中国人”排斥开来得出的,比如问题是“台湾人和中国人的关系”时,选项为:“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台湾人也可以是中国人”、“台湾人但不否认是中国人”。

因此,我认为两岸的认同有其乐观方面。台湾人对“中华民族”与“中国人”的概念与定位有认同基础。

大陆推动两岸认同较积极

:民意是可以塑造的,台湾民众的“中国人”认同,是否会受到当局政策的影响?

黄清贤:从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的重要政治态度分布趋势图来看,台湾民众认同“中国人”和“台湾人”的比例在李登辉执政时期发生反转,认同“中国人”的开始低于“台湾人”,这与李登辉1993年开始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等政治活动有关,而1994年的《台海两岸关系说明书》更是将两岸主权合一的“一个中国”,逐渐异化成历史、地理、文化、血缘的“一个中国”。接下来1995年台海危机、1996年“大选”凝聚对抗大陆的投票意向到1999年的“两国论”,都是这种异化后的产物。

2000年陈水扁执政后,又激进地走入“一边一国”、“终统”、“正名”、《正常国家决议文》。虽然2008年后两岸积极互动,已签署了19项协议,可是只能在“九二共识”搁置“主权”争议的权宜下展开协商,“一个中国”能否回到两岸主权统一的内涵,答案很难肯定。

:那两岸官方对此就无能为力了吗?

黄清贤:大陆呈现出增进两岸认同的积极取向,相对而言,台湾执政党较为消极。因此,两岸关系要迈上新台阶,要走向政治对话,台湾民众的支持、对两岸命运共同体的认知,是关键之一。

利益增加不等于认同提升

:现在大陆是台湾的经济伙伴,“两岸携手赚世界的钱”这句话曾经赢得热烈掌声,但为何经济热没有破解“经热政冷”呢?

黄清贤:如果经济利益能转化为认同提升,那么美国、日本都曾经是台湾的经济伙伴,但台湾人没有认同自己是“美国人”或“日本人”啊。

的确,2008年开放大陆游客后,仅团体游客就给台湾带来了2000多亿元新台币的收入。台湾出口到大陆的ECFA早收计划全部产品从2013年起已降为零关税。但是为什么台湾人对大陆的认同没有明显增加呢?

我认为一是这些数字不代表普通台湾人都利益均沾;二是利益增加不代表能转化成认同提升。

认同有本质性认同,即先天给定的,通过共有的象征符号、集体记忆、语言、文字、习俗、神话等形成,从文化认同发展出政治认同,形成了意识形态、政治、宗教等。也有后天形成的建构性认同,即从政治认同动员出文化认同。

两岸有本质性认同的优势,纵使经历日据时代和1949年后的两岸分离,双方仍因同文同种存在相当程度的本质性认同。但在建构性认同方面,台湾在1990年后强调的民主与本土的政治认同一次次在选举动员中被深化,这种认同的深化令“本质性认同”被异化,甚至出现“反认同”的现象。

建构两岸共同经验与命运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历史的、政治的都有,部分台湾民众对大陆还有误解或者说不信任,两岸之间还有认同的距离,既然厚植经济利益也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那么,您认为,下一步两岸应该向哪个方向努力?

黄清贤:两岸若要深化认同,除了已经有的经济合作、各界交流之外,必须建构起共同命运,即自己的生存、健康、幸福取决于整个群体的情况,这体现在共同利益上,也体现在遭受共同威胁上,比如两岸现在可以从共同面临全球经济不景气风险、东海与南海冲突等问题着手,走向共同参与国际事务、军事止戈立信、签署和平协议。当两岸拥有了共同的奋斗目标,尤其是携手解除威胁时,两岸休戚与共的共同经验和共同命运就建立起来,这才是凝聚认同的坚实基础,这样的两岸关系将可缔造两岸人民的幸福未来。(本报 陈晓星)

封闭运作显优势 招商招益一年债基12月7日发行
威海《关于按照海绵城市建设要求实施城建项目建设的通知》
适合女性孕前保养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