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军事

辅法魔行 第058章 得宝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3:41

辅法魔行 第058章 得宝

罗小虎很郁闷,按着索达尔兰的贵族习惯,诺克莱作为城主,并且还是受害人,那他既是受害者也就仲裁人,所以诺克莱有权力决定对罗小虎进行从‘轻’惩罚,把罗小虎送到鬼魅深渊去。

别说罗小虎了,就连大主教这时候也没有权力阻止城主施以‘仁慈’。

就这样,罗小虎早上刚刚握到了两张王牌,一下子就成了废纸。而原本的决斗会,也开成了批斗大会,罗小虎觉得这场面就像是自己刚上初中那会儿,开的什么万人公审大会之类的。

罗小虎坐回到了座位上,对着来福一问,才知道鬼魅深渊是个什么地方,原是这地方是个超级大坑,怎么形成的也不可考证,反正现在这里每隔上十五年,在特定的日子就会有大批的怪物从里面冒出来。

为了防止这些怪物给索达尔兰的文明社会造成伤害,所以人类、精灵、兽人和矮人等索达尔兰的主要种族,联手围着这个大坑建了一道城墙,在城墙外围有魔法罩的保护,但是当怪物冲出来的时候,魔法罩启动之前,就需要有人去‘抗住’这些怪物,也就是说要有一批人去‘送死’。

而来福和双喜之所以跑到白树城来,就是因为这一次的‘护坑’之战,白树城不需派人。

很显然,罗小虎这一次很幸运的赶上了这趟车,光荣的顶着索达尔兰的名义,成了敢死队的一员。

大会结束,心情不爽的罗小虎直接拐道去了酒吧,带着学生和仆人一起喝酒唱歌,等月上树稍,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对于罗小虎来说,今天唯一让自己开心的是,自己再也不用回号子,可以回家了,不好的是那个叫席帕的铁罐头跟着罗小虎回了家,更不好的是,明天一大早大家就得动身前往鬼魅深渊,这里所说的一大早指的是天刚亮。

罗小虎现在的心情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对于他来说又一次体会到了阶级的重要性,自己这个小勋爵,入门层次的小贵族不管摆到什么台面上都是个悲剧,每想到这些,罗小虎就会不由自主的摸一下自己怀中藏着的寻宝图。

回到了自家的房子,罗小虎第一件事就是转头对着跟在自己后面的铁罐头说道:“别跟着我了,我又不会跑!”。

铁罐头按着腰间的骑士长剑,仅离罗小虎只有两步的矩离,这个矩离从决斗场回来到现在就几乎没有改变过。

铁罐头嗡声嗡气的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

罗小虎很是无奈的望了一下这根‘木头’摇了摇头之后走向了客厅。

边走边说:“艾克,特朗,来福,你们都进来!”。

到了客厅看都不看跟在自己的身边的铁罐子,罗小虎对着自己的学生还有家仆们说道:“这一次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命回来,不过事情总要先安排下去的,你们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家,别的事情不要乱想,如果我回不来,这房子就由艾克你来继承,画室里有一叠子我的画稿,初稿可以看到我的一些用笔的技法,还有一些能看到我作画的步骤,好好的练习,靠这本事混还有你的机灵劲儿,混成朗勃·鲁道那样的大师还是不难得,反正就是比烂呗!特朗,你可以住在这里,免费的住,想住多久住多久,来福、双喜,你们两个还是这里的管家和门房……”。

听到了这里,来福立刻说道:“主人,我们不能留下来,您一路上将近一个月的行程,路上想喝杯茶都要自己动手,我跟着您去!就算是不能跟着您去最后的战场,也能帮您打理好路上的一切”。

听到来福这么说,双喜也说道:“主人,我也和您一起去,我和来福跟着您才这么像个人似的活了一把,让我们跟着您吧……”。

两人先后说了快十分钟,核心的意思是两人不怕苦,也不怕危险,就是要跟着罗小虎去鬼魅深渊,甚至可以的话想和自家的主人一起去参加鬼魅深渊的‘送死战斗’。

“唉!何必呢”罗小虎听了心中很动容,这次落难,收获最大的就是这两个仆人还有一个学生带着特朗这个朋友,罗小虎己经尽力安排好他们以后的路了,但是来福和双喜还是愿意跟着罗小虎。

这时一直站在罗小虎身边的铁罐头又用他那让人很不爽的嗓音说道:“让他们跟着吧,我可不没有兴趣照顾你!我们路赶的急,以你的身体要是没个人照顾我看不一定到的了鬼魅深渊”。

听他这么说,罗小虎点头道:“行吧!”

说完罗小虎伸手拍了一下扶手:“行了,那今天就到这儿,大家都回去睡觉,我也养好精神等着明天出发!”。

话音一落,罗小虎站起就想往楼上走。

让人糟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拿上您的剑盾,诺克莱候爵要求您一直要带着它们!不要让我动手帮你!”

罗小虎看了看靠在桌子腿上,所谓的剑盾一眼,糟心的样子让罗小虎恨不得上去踢上两脚,可惜的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一手抓住的剑鞘一手提起了大盾。

“这样成了吧?”罗小虎不爽的望了铁罐头一眼,然后提着自己‘搞笑’的武器上了楼。

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罗小虎的心情一下子好上了不少,伸手开始脱衣服,准备好好的洗个澡,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埋进自己的大床中。

“你干什么?”

罗小虎说道:“脱衣服洗澡啊,还能干什么?现在我也跑不了,你没有必要这么一直跟我这么近吧”。

“这是我的职责”铁罐头很不开窍:“洗澡你不能进浴室再脱么?”。

“到了浴室你不跟进来?”

“不可能!”

“那不就行了,反正你跟着哪儿脱还不是一样!”罗小虎这边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脱的很个被剥了壳的大龙虾似的,白白净净的晃着自己的小丁丁就往浴室里走。

这时开心的罗小虎没有注意到,铁罐头的眼神并没有跟触自己的身体,在这么一瞬之间铁罐头的眼神瞄向了窗外,这么忽闪了一下之后,这才转回到了自己的后背上,抬脚跟进了浴室。

洗完了澡,罗小虎擦开了身体之后,不着寸缕的爬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当身体再一次被自己熟悉的柔软所包围的时候,罗小虎忍不住舒服的哼哼了起来。

“别哼!”

“哼哼也不让”罗小虎一边把内裤套上一边对着铁罐头问道:“你要不要洗洗?整天顶着这一身乌龟壳你不累么?……”。

任罗小虎怎么逗铁罐头,铁罐头都是一言不发,很快罗小虎就觉得无聊起来,打了几下哈欠之后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铁罐头依然是睁着两眼盯着罗小虎,盯了快两个小时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开始假寐起来,虽说是闭上眼睛。

罗小虎是睡着了,而铁罐头这个时候又在假寐,谁都没有发现一股淡淡的轻烟从盾牌上‘冒’了出来!

轻烟从盾面上直接升了起来,淡淡的几乎是微不可见,不过盾牌是靠在罗小虎的床边,正好靠近窗房,整面大盾都浸在了月色之中。这样升起的轻烟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比正常时候清晰了无数倍。

袅袅的轻烟先是一道,然后第二道,第三道从盾牌之下冒了出来,第一道是淡青色,而第二道就是淡桔色,第三道是淡紫色,总共七道轻烟升起来之后在半空之中开始汇集,很快的一道淡白色的光球出现了,而这道光球在月色之中转动着,每转一次,大盾上就会闪起一些怪异的图案。

大约半个小时,淡白色的光球越来越暗,到了最后又恢复到了淡青色的样子,这个时候光球突然的散开了,形成了一张人脸,而这张轻烟形成的人脸飘到了罗小虎的脑门之上,就这么诡异的‘注视着’熟睡中的罗小虎,烟脸的嘴唇还是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念着什么东西。

而在此刻,梦中的罗小虎都美没边了,只见罗小虎坐在金殿上,身着一身淡黄色的龙袍一只手拿着酒怀,另一只手揽着城主的夫人也就是安杰丽卡,而在大殿之上,还有一群光滑滑的安杰丽卡正在跳着各种媚惑的舞,正做着自己的春梦呢。

怀中只着了一件透明蝉衣的安杰丽卡现在那‘浪’的,罗小虎满意极了。

“别看她们,打我啊,打我啊,我最喜欢你打我了”安杰丽卡把自己的头一扬,天鹅般美丽的粉颈之下布满了潮红,把胸口挺到了罗小虎的面前。

罗小虎抬手正要抽女人胸口的两只小白兔,突然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诡异的脸离着自己两三米远的地方,整个金殿突然暗了下来,其它的安杰丽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张脸在黑暗的笼罩之非常的瘆人。

“看着我,别看它”安杰丽卡托着罗小虎的下巴,死命的把罗小虎的脑袋往胸口按。

但是罗小虎忍不住盯着那张人脸看,当罗小虎的目光注意到那张人脸空洞的双眼之中,立刻就觉得一道闪电似的亮光迸发出来,刺的自己双目像是被闪光雷闪了一下似的。

“啊!”

罗小虎立刻从自己的床上大叫了一声弹了起来。

铁罐头也被罗小虎的这一声惊叫给吓到了,紧握着手中的剑柄连声问道:“什么?!”。

罗小虎看到现在自己是在卧室的床上,顿时觉得自己是做了恶梦,于是张口说道:“没事,我做了个恶梦!”。

正紧张的罗小虎没有听出来铁罐头的声音被惊吓了之后明显的与以前不相同。

“你坏事做了这么多,自然会做恶梦!”铁罐头操着嗡声嗡气的嗓音回了罗小虎一句之后,又恢复到了木头形态,一言不发的做着。

罗小虎躺回到了床上准备继续睡觉,可惜的是觉得自己的内裤穿着难受,于是伸手一摸,不由的在心中暗骂了一句:我靠!

这下觉也不能睡了,罗小虎不得不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干什么?”

罗小虎没好气的说道:“洗澡!”。

“我看你是想跑吧!”铁罐头立刻站了起来,打开了魔法灯。

突然间这么一来,罗小虎就暴露在了灯光下,明亮的灯光一起,铁罐头清楚的看到罗小虎的内裤前面湿了好大一滩,而且现在小东西还不服气的顶着裤子呢。

这样的场景任何多余的解释都是狡辩!

“果然无耻之极!”

铁罐头很蔑视的瞅着罗小虎说道。

“正常的生理反应,搞的跟你没干过这事似的,假正经!”

罗小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让铁罐头一时无话可说。

重新洗了澡,再出来的时候,卧室里的灯又关上了,铁罐头还是坐在暗处,像个摆设。

罗小虎再一次躺回到了床上侧着身体,当自己的目光落到了靠在床头的盾牌上,心中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这面盾牌自己越看越喜欢,不由的伸手在盾牌的边缘轻轻的摩挲着。

修水县中医院怎么样
上饶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临沂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徐州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