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养生

综我有的铲屎技巧

发布时间:2019-06-25 06:49:10

彼得·帕克,蜘蛛侠, 中城科学科技高中的学生, 菲比少女的邻居, 在今天遭遇了人生中的挑战。﹥杂+志+虫﹥这是彼得次见到和他年龄相仿的英雄。眼前这个大跨步走过来的年轻人看上去并不比他年长几岁,身高也并不比他高多少, 但眉宇间带着一股挥不去的苦涩和坚韧,似乎已经经历了生离死别、大悲大喜, 就像棵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却始终不曾折断的树,枝丫尚不粗壮, 却已经开始把整片树林的命运扛在肩上。救世主。他想到。如此神圣的名字, 像一道光环, 像一道诅咒,飘飘忽忽地落在这个青年的头顶, 命运抓住了他的阿喀琉斯之踵,爱他的想保护他免于伤害,恨他的想将神子击落。憧憬或憎恶地,整条街从一头到另一头, 人人都在念着他的名。“哈利·波特。”彼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接过了菲比手中的雨伞。“哈利!”菲比又唤了一声。哈利跨过几个水潭,在他们面前站定, 绿色的眼睛注视过来,先是柔和地打量着许久未见的小姑娘, 再是在彼得身上上下逡巡, 半晌, 露出一个微笑。“你怎么来了?”“怎么,”菲比故作恼怒,“我爷爷和邓布利多教授没告诉你们我要回来吗?”提到老校长的名字,哈利立刻黯然。“你还记得我先前给你写的信吗?斯卡曼德先生一直在帮助邓布利多教授治疗,但他私下里透露说,教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即使梅林都对这种诅咒无能为力。”“太糟了。”菲比抿唇,心里思索着把老校长治好的可能性。但她没有声张,而是先转移了话题,把身边的小蜘蛛往前推了推。“这是彼得·帕克,就是我信里和你说的那个。”哈利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也不知道对方领会了什么,小蜘蛛心里抓心挠肝的痒,但他至今还记得就是这个家伙,这个名声在外的魔法界公共男神,曾经送了菲比一枚胸针,要他在潜在的情敌面前丢面子还不如让他去给斯塔克先生当试验品来得痛快。但他心里悲愤,脸上却超常发挥,一点没带出来,反而彬彬有礼地和哈利彼此问了好,见了礼。等他们寒暄完,菲比就再一次接管了对话。“罗恩和赫敏都没来吗?”她示意两个男孩跟着往霍格莫德村的出口走,边走边问,“还有德拉科,我记得上回你写信给我说他情况糟糕了,怎么个糟糕法?”“还能怎么糟糕,我看伏地魔恨不得雪貂明天就跪在他脚下亲他的袍角。那家伙近越来越疯了,天天看见我就跟看见仇人一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这样没错。”菲比打断了他,“卢修斯这会儿不是在阿兹卡班吃牢饭吗,你可别忘了他啊。”哈利顿时像被噎到一样咳嗽了几声。“再说了,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看见你不像看见仇人一样?我要是在霍格沃茨开盘赌你们什么时候能握手言和,估计都没一个人会来下注。”菲比摸着下巴。咳嗽的声音更大了。“行了,别装了,我知道老好人波特又要拯救失足少年了。”菲比瞪他一眼。哈利不装相了,他的脚步慢了下来,手里无意识地□□着放糖果的纸袋子,很有点垂头丧气的意思。“我见到梅林了。”菲比有点小小的惊讶,但思及见过两次的那位老者,又觉得现在魔法界大敌当前,他出来给哈利一点指点也是理所应当。“梅林教了我一些事。”哈利继续说道,“‘所有伟大的变革都离不开牺牲’......”“听起来是邓布利多教授早年欣赏的风格。”菲比插嘴。“......‘但记得永远保护那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如果德拉科学长听到你这么说,他可能会‘高兴’得把你丢进黑湖里去,波特臭大粪。”菲比开了个玩笑,但很快又恢复了一本正经,“我知道你想保护你身边的每个同学,但战争就是战争,现在伏地魔的势力如此庞大,与其为能不能从他手下抢救下一两个同学而烦恼,不如想想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你觉得我没准备吗?”哈利被从沉郁的情绪里拉出来,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他卷起两条袖子,露出下面青青紫紫的淤痕,原本这种痕迹自从三年级小天狼星恐吓过佩妮姨妈和弗农姨夫后就基本不怎么出现在他身上了,没想到到了六年级还要再体验一次。“梅林**师把你训练得很惨啊。”菲比乐了。他们正走过霍格莫德村通往霍格沃茨的路,彼得一路在边上默默地听,时不时在经过水潭时拉同伴一把。他的腰上还别着临出发前斯塔克先生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带上的记录设备,边走边把魔法界的一些情况录下来。哈利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这是复仇者们做的吗?”“你知道复仇者?”彼得惊讶道。“怎么?”哈利挑眉,“你以为我是那种和麻瓜世界完全断绝往来的巫师吗?我小时候是在伦敦被养大的,到11岁才进了魔法学校。”救世之星省略掉了后面几乎一年对付一块黑魔王的故事,他倒是会苦中作乐,可某位蠢蠢欲动的大天使非常想拆他的台。只见菲比转向小蜘蛛,非常认真地说:“死心吧,彼得,哈利喜欢的是超人,如果现在有一张票能投给正联和复联,他会毫不犹豫地投给正联。”哈利:“......”彼得:友善的凝视.jpg“他还穿过超人同款的红内裤呢。”哈利:“......”彼得:等等!你怎么知道的?!!菲比快活地欣赏了一番两个少年脸上青白变幻的表情,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一段对话的杀伤力太大,一直到三人走进校长室里的时候,两个男生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邓布利多擦了擦眼镜,又擦了擦,这才拿起来架在鼻梁上,给了三个孩子一个亲切的欢迎。纽特·斯卡曼德也在这个办公室里,看到自家乖孙女走进来,他面无表情地转了转椅子,务必做到连一点脸都不让对方看到,表达自己的谴责态度。此时的菲比已经不是刚刚记忆觉醒时有点位置错乱的菲比了,她已经找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甚至还有了喜欢的人,当然是非常顺手地和爷爷撒起娇来,那架势要是让加百列和路西法看到估计能气得多吃三碗饭。“我错啦。”小女巫眨眼睛,“可我要是不把蜷翼魔的毒液拿出来,当时的纽约就要出大事啦。”“难道其他英雄们都束手无策,非要你一个小姑娘去强出头?”纽特嗤之以鼻。“可是汤姆当时分明是叫我帮忙呀。”菲比决定祸水东引,转头就把汤姆给卖了。这一招果然有效,纽特一想到魔法国会把孙女推出来顶缸,当下就恨不得写它十封八封吼叫信,把国会炸了。邓布利多教授笑眯眯地看着他发泄完,这才把话题引到了重点上,也是在这时候,菲比才看清楚他焦黑的手,眉心一皱。“前两天尼可传回来消息,说威森加摩拷问了一名被捕获的食死徒,从他的口中得出了一些消息。说是消息,其实也就是几个意义不明的词,听说他直到被药剂处死前还在喊着‘地狱将至’,‘黑暗将至’。”哈利翻了个白眼。“食死徒喊着黑暗要来临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讶。”反倒是菲比心头一突。“什么是......药剂处死?”“摄魂怪们公开反对魔法部,已经全数投靠到神秘人麾下了。到了这个节骨眼,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摄魂怪之吻,威森加摩做出的判决全部都是死刑判决。”纽特解释道。邓布利多闭了闭眼睛,良久才说:“菲比,你知道我想问什么。”“你知道了?”菲比叹气,“也对,你肯定知道了,魔法国会的消息从来都和魔法部共享,更不用说现在梅林现世......没错,麻瓜口中的撒旦确实从地狱脱身了,当时在纽约造成骚动的也确实是四骑士之一,但食死徒在非魔法世界的后台绝不可能是路西法,就算从前是,现在也不会是。”抛开她和路西法的关系不谈,路西法现在一心只想找到上帝,甚至在兄弟姐妹的劝说下放弃了把人间焚成灰烬的愿望,加百列还在看守他。看不过......从客观原因上说,全世界到处都布满了切断天使们和上帝联系的装置,那些装置被冲破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有不满路西法的堕落天使躲在魔法界搅风搅雨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些都不是让菲比心脏狂跳的点,她在乎的是“黑暗”,是那个黑暗吗?有可能是她吗?“伏地魔和食死徒得到的助力很庞大吗?”她追问,“连梅林也无能为力吗?”“不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所有巫师心中的真神,梅林法师,穿着他有点破破烂烂的风衣走了进来。他和菲比曾经见到过的没什么两样,白胡子在胸前纠结着,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彼得不安地挪动了下。梅林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在哈利身上停顿片刻,落定在菲比眼中。“阁下在想我在想的那个人吗?”他问。无视其他人多少有些惊讶的目光,菲比肯定地点了点头。

贺州治牛皮癣哪家好
秦皇岛的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岳阳医院治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