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科技

海蓝小说樱桃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24:10

张春明  白居易到了老年时,他的健康早已不如当年,直到此时他才如梦方醒,于是他便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有这样两件事急需要完成,卖马和放妓,他不希望红粉佳人陪着自己一同受苦。樊素和小蛮就是这个时期被白居易弃放出去的,而她们二人对白居易的感情至深至厚,怎么能轻易就忍心离去呢。  雨过天晴,艳阳高照,笼中的鸟儿振翅欲飞。  白居易从车上慢慢下来,樊素和小蛮的背包里已经装满了银两,她们从此一路走去,即使路上遇到强人,美色只要能投怀送抱,她们就能寻找到活路。于是白居易便轻轻的拉开轿帘,他只低声讲了句,说从此作别,各奔东西寻活路,才子佳人两不误。  讲清楚这个过程让白居易费尽了口舌,可临分别时的悲伤场景还是令他应接不暇。佳人难忍分别苦,才子断然冷漠抛,大路朝天宽阔去,此番绝情惹波涛。  樊素感伤落泪已至极限,沧沧泣语:素事主十年,中擳之间,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  素悲之、歌之、哀之、泣不成声:  为主解千愁,朝夕伴左右,伤感一时休,至死不回头。  旧友情深厚,素蛮不愿走,衣食勿选优,望主再容留。  一日如三秋,十载已白头,情深如翰海,赴约寻府幽。  素愿贫贱羞,妾身做马牛,温暖主身躯,再无他所求。  问天谁放咒,为何添此愁,当年月园时,主言愿拘收。  园内荡轻舟,欢歌溪水流,荷塘醉人语,如雷在天吼。  泪极成困忧,绝境何方泅,此去无彼岸,谁施一口粥。  深夜三人谋,小蛮舞技悠,素捧清茶随,收笔共饮酒。  此生不割袖,不走就不走,生死相依偎,只把君身搂。  素身虽清瘦,蛮体还温柔,与主共生死,愿把君相守。  谁比素蛮优?谁为真正友?桃李暗然落,还有青扬柳?  问主羞不羞?为何不愿留?此前那番话,天长地更久。  泪洗颜面丑,铅华难容留,云消雨露去,天明灭浮沤。  寻天问死口,难知何故咎,叩地生根落,内心不再疚。  花开明亮昼,凝碧飞彩欧,突然暴雨至,衣淋头顶漏。  难舍五彩头,不放才子手,望君收成命,再做心头肉。  小蛮在一旁已经哭了个昏天黑地,几次昏厥、几番醒来、她连一句哀求的话都讲不出来了。此时樊素方醒悟过来,恩断意绝,或许就在今天,于是她便扑爬过去,抱起小蛮就呼天抢地的哀嚎起来;不知何年再重逢,小亭摆酒闻君声,冬寒渐消梦中见,素蛮期待沐春风。  白居易抑天长叹,好一会才叹息出:“骆骆尔勿嘶,素素尔勿啼;骆返庙,素返闺。吾疾虽作,年虽颓,幸未及项籍之将死,何必一日之内弃骓兮而别虞姬!素兮素兮!为我作歌杨柳枝。我姑酌彼金缶,我与尔归醉乡去来。”  闻听此言,樊素好一会都没转过向来,她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主公今天并没有喝酒,他怎么就醉了?平日里他为人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从不收回,难道是自己刚才那番话打动了他?低眼瞧过去,白居易的目光还在默许之中,樊素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她赶紧叫醒小蛮,说:你我当即谢主恩,或许朝霞又加身,难得十载未红面,樊素小蛮过来人。  收回成命,其实只是白居易的权宜之计,有些话必须要讲在当面,他也不想让素蛮二人从此就误解了自己。那首打油诗说的非常好,月亮弯弯月坠西,花甲无颜守娇妻,人生百年西归去,农夫寻来耕熟地。有些话白居易开始觉得讲不出口,男人总不能凭白无故拒绝女子的床第之欢,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那已经是旧黄历了,如今自己的身子骨正处于多病复发期,稍不留意,可能就会被佛祖请去做客,权衡再三,他才做出了这番选择。还有家里那些吹拉弹唱的艺伎们,如果她们都要这般,那自己岂不要陪了百年气绝无泪水,人生苦短,还是来世相逢再作歌吧!  将素蛮二人重新请上车来,白居易才淡淡的讲出,日沉西山,天降晚霞,朝夕不能相守,小蛮急忙问了句,主公,你不会又要反悔了吧?樊素却迎合了一句,日出日落,周而复始,今日复明日。白居易将小蛮搂在怀里,他叹息了许久才冒出一句,说:云开席散天无雨。小蛮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仍然是和他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好一会才淡淡的说出,我就知道男人还是自家的好。樊素也跟着回复了一句,聚散离合靠前缘。小蛮不明白他们俩为什么又要说这些没用的话,她还扯了下樊素的衣襟,意思要她别在说了。攀素这才告诉她,说主公是嫌咱们俩老了,当年他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现在他是觉得我们俩床上不能更好的陪着他快活,其实咱们俩都已经努力过,就是他不愿意理咱们,如果不是看在他疾病缠身的份上,谁怕谁呀!狂凤怒吼两相遇,只怕花甲睡三杆。白居易苦笑着说不出话来,樊素便追问一句,说你也有亏心的时候呀?在那首诗里你是怎么说的?“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黛青描画眉,凝脂若雪肤,回眸一笑过,倾国倾人城。”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樊素口已臭,小蛮腰长粗,青眉变飞鸟,凝脂如蠢猪,抛弃无人要,男女不能熟。白居易知道她们二人都误解了自己,于是就把樊素也拽到身边,两唇相近再相亲,二目相视重相知。白居易淡淡的讲,说那几句话已经被载入史册,樱桃口小蛮腰,千古不变,素蛮聚两把刀,花甲告饶,来日少苦难熬,英雄志短,赠银两放归路,儿女情长。  这几句话是白居易的肺腑之言。樊素还差一些,因为她灵牙利齿,即使她与寒冬相遇,那也能讨回来温暖。小蛮的情况就不是这样子了,如果不是有深厚的交情,谁能知道她为人会更宽广一些。好人长在嘴上,好马长在腿上,只是小蛮她并不是真正的马,离开了白府,她肯定会一直都堕落下去,所以在离家前,自己才会将那么多的银两相送,就是怕她万一有个应急,另外把樊素与她安排在一起,她们各自的长短也就有了互补,只是,只是,只﹍﹍  白居易无法再能想向下去,自己这样做,或许就把她们推向了火坑,与其银两送,歹人有相图,紧逼随之去,只能府首从。她们二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担,歌舞只能逢人笑,无端受辱怎能活?  樊素突然开口讲,她据理力争,说主公,您一番好意妾先拜,你可知,素蛮此去再难回,十年恩爱情谊重。只是您,您卧床之后谁上前?银钱花去谁守候?衣食如果无人管,素可割肉与你餐!小蛮便插嘴,说奴婢我现在就敢讲,为你生来为你散,为你解忧涂肝胆,如果百年之后见,生死都可随你选。樊素抢回话头,说为你养老送终,为你增寿延年,为你穿衣守灵,为你披麻戴孝,我和小蛮如果讲出半个不字,就让五雷与我迎头遇,就让那千刀万斧劈,我们与您情深意厚如父女,素还要再劝告您一句,万不可对天也要把心欺。  白居易无言以对,他如何都没有料到,话就讲到了这个份上。当初那会,那句“樊素樱桃口”,只是要与“杨柳小蛮腰”相对,后来之所以将她二人相留到如今,这其中却含有另一种情谊,樊素她就长了一付铁嘴钢牙。十年来,相亲、相爱、相厮、相守,小蛮她讲的都是心语,而樊素的表白,就是自己嫡亲的女儿也不能如此这般,这只能说是贴心的待见!  灵光迸发,白居易的目光突然就朝樊素瞧过去,那目光里已经包含有无限的慈祥,小蛮就仿佛已经变成了他的女儿,她依偎着就象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樊素何等的聪明,那一刻,心灵无须神仙点,天地衔接不再宽。时光倒退亲情近,父女相逢血脉缘。  只见樊素挺身跪起,她微笑着只轻轻的说了一句,爹,别闹了,我们回家!  小蛮就伸个赖腰,她一把就搂住白居易的脖子,然后就欢天喜地的说:爹,我们回家了!  白居易无奈的摇了下头,他知道,这两个女儿已经认下,她们俩就是他的心头肉,自己的脾气早已经被她们摸了个清楚,只是这其中还需要做许多的考量。  于是白居易便微笑的讲了句:  小蛮腰腰杆挺立,樱桃口口吐莲花。  2012.04.16 共 30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男性生殖系结核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