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游戏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八章)刀影枪声“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5:43:41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五十章)昆明密谈

 第五十章 昆明密谈。

南造云子立刻明白了马云龙的意思,打断了他的话:我明白了,你是怕有利用这个机会,从而对我们造成危险。

马云龙点了点头,正准备要再说甚么,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马云龙赶忙摆手示意她禁声去开门。南造云子起身走向了门口。

门开了,尹丽疲惫地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南造云子将门关上。尹丽将食盒往桌子上一放:就知道你们又穷凑合呢,给你们带吃的回来了,基本都没动,快吃吧。累死我了。

马云龙从食盒里拿出饭菜,招呼南造云子来吃,。又逛了一天?

尹丽坐在床上,将高跟鞋脱了下来,揉着自己的脚:可不是吗,我真服了这个女人了。不过她今天终究吐话了,同意带你们一起回云南。我可是磨破了嘴皮子才说下来的。

马云龙兴奋起来:你干得好,只要她答应了,那就说明我们之前的工夫没白下,来,快吃饭。

南造云子也兴奋起来,凑到桌前吃了起来。

几天后,在去往云南的山路上,出现了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走着,金小姐坐在前边一辆车,后面1辆车上则坐着马云龙和南造云子。

云南昆明的龙云公馆后宅中,做为龙云的小舅子兼警卫连连长的张诚正躺在大烟塌上抽着大烟吞云吐雾,一个侍女蹲在塌前帮他烧着烟泡。一个兵士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向他做着汇报。

士兵:连长,四夫人从香港回来了。

张诚正忙着享受,所以只是。恩。了1声,并没有动:回来就回来吧,老爷不是去开会了吗,也没在家。

士兵继续汇报着:还有两位客人随着夫人一起回来的。

张诚睁开了眼睛:什么客人?

兵士靠近张诚:好象是夫人的朋友。

兵士回答道:一男一女,像是夫妻,据说是夫人在香港认识的朋友。

两人正说着话,金小姐已带着马云龙和南造云子,一步一扭的走了进来。

金小姐不满地骂着:死张诚,你也不去接我,累死我了。

张诚笑着站了起来:表姐,你又没事前我哪天回来,你可让我去哪接你?

金小姐。哼。了1声:行了,不跟你计较了,这还有两位朋友,是想来见见你姐夫的。

听到这句话,张诚才略微的收敛了一点,端正了态度,对着马云龙和南造云子:2位请坐,我姐夫去开会了,还没有回来。

南造云子却没有坐下,而是很狂妄的说道:没关系,张连长,见不到龙主席没关系,我们这些重要的话跟你说也无妨。

金小姐仿佛没有想到这两位跟着自己一路来的“朋友”敢这么说话,一时愣住了。

张诚也是1愣,随后笑了起来,冲着身旁的兵士和侍女1摆手,示意他们下去,对南造云子说道:好了,这里就剩我和我表姐了,有什么话放心说吧。

马云龙从兜里取出自己的“派司”递给了张诚,却没有说话。

看完马云龙的证件,张诚微微1惊,但马上又镇定下来,把派司还给了马云龙,做出了一副狂妄的模样:原来是上海特高课的贵客,表姐,你的朋友还真是利害呀。

听到马云龙和南造云子是人派来的,金小姐也吓了一跳,紧张地说道:马先生,马太太,你们,你们怎样可以利用我,你们要干什么?

马云龙淡淡一笑:现在局势紧张,不得不用这类特殊的方法,还望夫人赎罪。

张诚却明显不愿意在进行这些客套,很直接地:两位,现在我们各为其主,正在交战,不知道你们千里迢迢到昆明有何贵干?

南造云子接话道:前段日子,我们在上海曾接到了一名自称是张连长特使的人,我们也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张诚听了这话,眼珠1转,笑了起来:我想2位大概是搞错了吧?我从来没有派人去过上海,现在正是非常时期,我还不想轻易丢了脑袋,恐怕是有人冒名顶替吧?

南造云子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就要发作,马云龙却摆手将她拦住:既然张连长这么说,那就当是一场误解吧,我们回去以后会照实汇报。先告辞了。

南造云子看到马云龙要走,微有些犹豫,但出于对马云龙的信任,还是站了起来。

张诚看到两人要走,这才又开了口:2位不要急着走嘛,既然来了,又是我表姐的朋友,就请小住几日,让我也尽下地主之谊。

马云龙神色1凛,说道:张连长,还有这个必要吗?

张诚笑着说道:固然有必要了,打仗是打仗,但并不妨碍我们私自做朋友。

马云龙微微一笑:既然张连长这么盛情,那我们就打扰了。

张诚笑道:马先生客气了。他大声地招呼士兵:来人!

兵士跑进来,张诚吩咐着:“带二位客人到客房休息。”兵士引领着二人离开,房间里只剩下金小姐和张诚。

金小姐有些不理解地:张诚,你跟姐说实话,是否是你真的派人去了上海找人?我可告诉你,你姐夫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可是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人,你背着他弄这类把戏,让他知道了,当心你的脑袋!

张诚微微一笑:表姐,这你可就不懂了,姐夫手里有人有枪,真要打仗,不见得就怕小鬼子。只是我们这么干,是为老蒋卖力,值得吗?主动跟人,听听他们的条件,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呀。

金小姐不安地说道:你当心你姐夫他…。

张诚摆了1下手:哎呀,我的傻姐姐,我姐夫手里现在有人有枪,姐夫那可是现官不如现管,我们先跟人谈条件,如果条件好了,我们就跟姐夫摊牌,他要真是不开窍,哼…。

金小姐畏惧起来:你,你要对你姐夫干什么?

“你怕甚么呀,我又不会伤害他。当初张学良、杨虎城能兵谏老蒋抗日,我张诚就能兵谏龙云投日!”张诚小声地说着自己的打算。

金小姐有点明白了张诚的意思:那你刚才打发走那两个人的意思,是要拿他们一道,才好跟他们提条件是吗?

张诚笑了起来:那是自然,还是我表姐聪明,你呀,还是赶忙去后堂洗个澡,休息一下,等我姐夫回来,给他个欣喜,给他先吹吹枕头风吧。

金小姐嗔怪地瞪了张诚一眼,向着后室而去。

龙云公馆客房内,南造云子愤愤地骂着:这个张诚,跟我们玩这套把戏,当时要不是你拦着我,我真就跟他翻脸了。

马云龙微微一笑:他这么做,无非是想给我们来一个下马威,让我们不敢小视他,这样下次再谈话的时候,他就可以有足够的资本跟我们讨价还价。

南造云子恼火地:明明是他主动想要投诚,现在倒跟咱们端上架子,分明是看不起我们。

马云龙又笑了:你又错了,他这么做是想考验下,我们做为的秘使,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和诚意,放心,我敢担保,下次见面,他的态度就会有很大转变的。

南造云子:你这么有自信?

马云龙笑着说道:云子,我们要不要打个赌?输了的回到上海以后,请对方吃西餐。

南造云子不服气地:好,一言为定。

昆明西山脚下的1处小房中,沈醉带领着他的几名新部下,也已来到,这几名部下都是戴笠精心为沈醉挑选的,都是枪法精准,身手过硬,可以担任的高手。其中刘宁、许志远和张辉3个人的身手最为出众,是沈醉的主要助手。

夕阳西下,天色已晚。

沈醉坐在桌前喝着茶,默不作声,刘宁和张辉则在一边低声谈着话。

刘宁有些担心地说道:都这么晚了,许志远怎样还不回来,该不会失事了吧?

张辉不满地说道:你少乌鸦嘴,他可比你机灵多了,要说失事也是你。

刘宁也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你,咒我是不是?

张辉说道:本来就是嘛,你看你找的那个,给了他那么多奖金,竟然不知道离开上海,还跑到去消费,那不是茅房里打灯笼找死(屎)吗。

刘宁刚要反驳,沈醉开口了:闹会得了,有完没完?

他这一发话,两人都不敢再出声了。而也就在这时候,门一响,许志远从外面回来了。

刘宁马上迎了上去:怎样,查到没有?

许志远来到沈醉的眼前,做着汇报:都查清楚了。龙云这两天都在接待蒋委员长派来的特使,张诚明天要陪两位客人到滇池去玩,而龙云的四姨太太,那个姓金的女人可能会出去找她的朋友打麻将,这正是我们下手的机会。

刘宁和张辉都兴奋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沈醉却显得非常的沉着,冷静地:知道张诚要陪甚么客人去滇池吗?

刘志远摇了摇头:不清楚,只是听说,是和龙云的姨太太一起,从香港回来的。

沈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已到了,我们还真得尽快行动了。

滇池,湖光山色十分壮丽,水面宽阔。站在龙门上,居高临下,滇池一览无余,有“高原明珠”之称。其迷人之处更在于它一日以内,随着天际日色、云彩的变化而变幻无穷。

滇池名称的由来可归纳为3种说法。1是从地理形态上看,晋人常璩《华阳国志·南中志》中说:“滇池县,郡治,故滇国也;有泽,水周围2百里,所出深广,下流浅狭,如倒流,故曰滇池。”另一种说法是寻音考义,认为“滇颠也,言最高之顶。”也有的认为是彝族甸即大坝子。第三种说法,是从民族称谓来考核,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中有记载:“滇”在古代是这一地区最大的部落名称,楚将庄矫进滇后,变服顺俗称滇王,故有滇池部落,才有滇池名。

滇池水域,群山围绕,河流纵横,良田万顷,人称“高原江南”特别是在绿波荡漾的彼岸,巍峨雄浑的西山之巅,水浮云掩。那湖泊的娟秀与大海般玄境便出现在你的眼前。滇池既有湖泊的娟秀,亦有大海的气魄。

一副小型的游船行驶在浩荡的滇池之上,张诚居中而坐,马云龙和南造云子坐在他的对面,船缓缓的在滇池的湖面上行驶着,船上除三人,就只有船尾的梢公了。

张诚笑着招呼着马云龙2人:马先生,南造小姐,这滇池的风景很不错吧,品着我们云南特产的普洱茶,架起一叶小舟,在这山水之间游走,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马云龙澹然1笑:想不到前方战事如此吃紧,张连长还有如此的雅兴,看来你是早已胸有成竹,所以才如此坦然吧?

张诚笑了起来:马先生可真会说话,1上来就把我套住,让张某有话不得不说了,那我也不妨问问,二位既然是代表而来,到底是打算跟张某谈些甚么呢?

马云龙和南造云子对视一眼,知道张诚终究按耐不住了。

马云龙点燃一支烟,做出一副很随便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其实要说意图,我来只是想跟张连长随意聊聊而已。顺便请教您几个问题。

张诚来了兴趣:甚么问题,尽管问。

马云龙笑着:我想请问,张连长觉得龙主席和东北军的张学良,和当初北平的2十九军和上海的十九军如何?

张诚的脸色微微1变:马先生是在消遣我?。

马云龙笑着说道:不敢。我只是想提示张连长一下而已。张学良的东北军从资格、军备自是没必要说,而2十九军和十九军当时的军备和人马恐怕也远胜于滇军,他们尚且不能阻止的铁骑,龙主席和张连长自问就有绝对掌控可以守住云南吗?

他这话1出,张诚的脸色更加阴森了,南造云子有些担心的看着马云龙,生怕他这样的言语会激怒张诚。而马云龙却绝不在乎,继续说道:固然了,如果重庆方面的蒋先生,能够给龙主席足够的后备支援,龙主席誓死效忠,今后自是前程无穷。而张连长一马当先,也必定是风光无穷,可现在看来,重庆方面似乎…。

张诚终究忍耐不住了:“不要说了。”他恼火地站了起来,在船上踱着步,南造云子担心地看着他,而马云龙却镇定的喝着茶。

张诚边走边骂着:“的,让老子和姐夫给他老蒋当挡箭牌,他自己躲在重庆享清闲,门都没有,现在想起用我们了,发个慰问电,来个嘉奖令,派个文官来哄哄我姐夫,拿我们当3岁孩子呀!”他这一骂,心事算是完全暴露了,马云龙看着南造云子得意的笑了,南造云子看着马云龙也是暗暗点头,佩服他的手段高明…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偶合。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
脑血管堵塞挂什么科
止泻的最快方法
基底动脉硬化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