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法律

征途 第三百零九章 不惹事不怕事

发布时间:2020-02-15 18:09:42

征途 第三百零九章 不惹事不怕事

“嘿,你这么嚣张你妈知道吗?”转头看着已经从自己身边走过的青年,天佑非常不爽的反讽了一句,至于神洲大陆的土著听不听得懂就是他的事了。

年轻人前进的脚步突然顿住了,诧异的回过头来望向天佑。重新或者说是第一次上下打量了一番天佑,然后皱眉问道:“你不是安小三介绍来的?”

天佑看着对方没有接话。

对方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是真的认错了人,但他却没有立刻做出反应,倒是他身边一个人忽然凑上前去询问他:“要不要……?”对方没直接说,但意思很明显,要来教训一下天佑。

天佑并没有被对方的反应吓到,脸上甚至露出了挑衅的微笑,仿佛在鼓励对方上来试试看,不过那青年最后还是挥退了身旁的随从,只丢下一句:“我们走。”转身就朝着码头上的一艘大船行去。

天佑虽然很不爽对方的反应,但也没有故意惹事的打算,看到对方离开也就没再计较。左右看了看,码头上一排排的大船有的是刮着风帆,有的留有排浆窗口,型号很多,大小也各不相同。造船业即使现代地球上流水线化的程度也依然非常低,所以除了军舰很少有一模一样的船只,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差别。在神洲大陆这种条件下就更是杂乱的厉害,除了船只种类总共就那么几种之外,具体样式却几乎是一艘船一个样。

急着与同伴汇合的天佑当然需要一艘马上就能出港的船只,他只有一个人,因此无需选择船只种类,只要是去檀香渡的船都可以搭乘,当然前提是对方愿意载他。不过以修士们在神洲大陆的地位来说,即便不付钱也照样有很多船主愿意给他行个方便。

既然要尽快就不能找那些正在卸货的船,因为它们不大可能放空返航,必然是还要装载货物,再加上卸载的时间,空怕要等到明天日出之后才能出港。所以天佑的目标只能是那种正在装船,且快要装完的船只。

所幸码头上这样的船很多,只要看下每艘船旁的货物堆放点还有多少东西就能知道船只的装卸情况。这里的码头使用的是两段式运输模式,也就是船上的船工负责把货物从船上卸载到码头上,或者是从码头上装载到船上,而货场的人则复杂把码头边堆放的物资运输到货场,或者反过来将货场的物资运到码头上的泊位旁等待装船。

天佑只要看到哪个泊位旁堆放的货物非常少就会过去看看,再确认一下是正在装货而不是卸货就可以直接上去询问船主是否能搭载他了。

一连问了七八艘船的船主,在看到天佑的一身打扮后,对方的态度都很热情,但很不巧的是这些船的目的地都不是檀香渡,所以就算愿意帮忙天佑也用不上。不过之后天佑也想通了,不一定非要问对方是否去檀香渡,只要知道对方的移动方向就行。只要是逆流而上的船只他都可以搭乘,哪怕不靠岸都行。他有嘲风帮忙,只要对方接近檀香渡时稍稍往渡口靠近一点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一定要找在檀香渡卸货的船只。

之前因为忘记了这个可能性,所以问了八条船都没找到目标,结果想通之后问的第一条船就是直达檀香渡的。

“没问题,没问题。”船主听说天佑要搭船立刻就客气的说道:“这都是小意思,上仙尽管上来就是,我们还差最后一箱货物,装完马上就可以出发。”

“那就多谢船主了。”天佑本来还想给点船费,奈何对方怎么都不肯收,推了两下天佑也就不再强求了。船主那边无非就是想结个善缘,反正他的船也是要去檀香渡的,多个人少个人完全没差。

天佑上船之后便被船主让进了客舱,还让人送来了一杯茶水。一路上都没怎么喝水的天佑确实有些口渴,端起茶杯正要喝的时候就感觉船身微微震动了一下,显然是开始出港了。不过,就在船身刚刚动了一下之后,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整嘈杂的声音,跟着就是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和人的嚷嚷声。

正打算和天佑品茶聊天的船主听到这个响动也不能在船楼里坐着了,告罪一声就要出去。天佑想想干脆和他一起走了出去,因为他也好奇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洲大陆的船只虽然因为水下的妖物问题很少有小船,但受造船工艺限制,大多数船只也都只有一二百吨左右,超过三百吨的就算是较大的内河船舶了。当然这个说的是商船,据说战舰的排水量最大能接近两千吨,但那种都是海船,一般不会进入河道。

天佑搭乘的这艘大概就是二百来吨的那种常见船型,甲板上的船楼位于船尾,只有一层。天佑他们推门出来直接就看到了甲板上的情况,只见十几名水手和船工正堵在一小群人前面,一个似乎是管事的人正在和对面的人理论

船主的出现立刻让船工和水手们找到了主心骨,迅速的让出一条路来让船主到前面去,天佑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进入人群的包围圈中,天佑先是一愣,因为被围在中央的那群人竟然就是之前在码头上和他发生误会的那些人。

上来这艘船之前天佑分明记得他们上了停在码头上的另外一条船来着,怎么莫名其妙的又跑到了这条船上来了呢?

天佑还在疑惑,船主已经堆起笑脸迎了上去。虽然对方突然上船很不礼貌,但这是码头,对方显然不会是为了截船。看对方只有十几个人,也没有多少行李,应该是准备要搭船的。船主是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只要不是利益冲突,什么都好说。

船主上前先拱拱手算是客气了一下,然后自我介绍道:“敝人是这艘船的船主,不知各位突然登船有何贵干?若是需要搭船自是没有问题,只是不知各位去往何处,若是不顺路……”

船主还在客气,对面一个跟班一样的人却相当不客气的直接扔出一锭金子道:“我们去檀香渡,打听到你的去向才上来的。别废话,把你的房间让给我家少爷,再让人送些茶水,没事不要打搅我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带路啊。”

那人说话跟机枪一样,船主接过金子之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立刻挥退船工和水手,堆着笑脸打算引领对方去船楼,可一转身却看到了身后的天佑,立刻就是一愣。船楼就一个房间,让给那群人之后就意味着天佑没地方呆了。想到天佑的身份船主一时也有些为难。

天佑可不是什么嚣张跋扈的人,人家好心载他一程他自然不会让人家难做,立刻小声安慰:“我在这里吹吹风,你快去吧。”

船主留下一个感激的笑容后立刻带着那群人往船楼去了,在擦身而过的时候那年轻人却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天佑一眼。天佑根本懒得搭理他,转身去找船工和水手聊了起来,打听一些航船的趣闻和一些小知识。他是跑过江湖的,不是那种正牌修士,自然没什么架子,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聊得来。

船工水手们起先碍于身份还很收敛,几句话之后发现很平易近人,而且说话特别有意思,总让人忍不住发笑,自然就越来越活络了起来。经过路时代熏陶的天佑幽默感自然那不是神洲大陆的土著能比的,一件很平常的时候经他说出来就非常的有趣,很快他身边就聚拢了一帮闲着无事的水手和船工,听到在那侃大山。

当然,天佑也不是一个人在说,他也在听,听一些水手们的故事。这些人走南闯北的,在这河道上来回的跑,见识虽不及天佑,比起普通人却是要多的多了,所以天佑也听得很开心,之前因为柒老太亡故而低落的心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很多。

逆流而上,行船速度并不则么快,这艘小帆船虽然升了全帆却主要还是依靠下层的排浆在推进。神洲大陆的地形很奇怪,中立区周围一圈都是山,连带着长江与黄河几乎全程都是被两道山峦夹在中间的,自然河面上也就没什么风,即便开了全帆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只能说聊胜于无,主要还得靠排浆和撑杆,部分地区还需要纤夫拖拽。

这样的船用来参观两岸瑰丽雄奇的景色很是合适,但若是着急赶路显然就不那么美了。

这不,进入船楼之中的那一伙人中很快就走出来一个,冲着门口的四个自己带来的守卫说了两句,其中立刻便分出一人朝着船楼上面爬了上去。这艘船的舵机就在船楼的楼顶上,这里有个雨棚,四面敞开,因为位置够高,所以视线很好。这种内河船只并没有在桅杆顶设置瞭望台,所以船楼就是最高的地方了。

那人爬上船楼之后立刻对着正站在舵手身边的船主喊了句什么,然后就看到船主赶紧跟着跑了下去,然后钻入了船楼之中,不一会天佑听到了船楼内传来的呵斥声。对让的声音倒不太大,关键天佑耳朵好,所以虽然一个在船头一个在船尾,还隔着一层木板,却依然可以听见一点不太清晰的呵斥声。隐约间天佑似乎还听到了瓷器摔碎的声音,好像里面还动起了手来。

天佑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过去,周围的水手本来正和天佑聊得兴起,忽然见他走向了船尾,都疑惑的将视线跟了过去,随后就发现了捂着脸从船楼中走出的船主。

对方出来的很快,天佑还没到门口船主就已经出来了,只是他那偏小的手掌盖不住脸上巨大的红色巴掌印。

看到天佑,船主似乎很是窘迫,低着头想要绕开他。天佑没有拦着他,也没有冲动的跑进去理论,只是默默的问了一声:“需要帮忙吗?”

救助弱者需要看清形势,如果你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或者一直守护在侧,那么是否需要救助就要看被害者的态度了。如果对方希望忍气吞声求得平安,就不该做出冲动的行为,反之如果对方希望反击,那自然可以出手帮助。

天佑询问了船主的意见,但生意人显然不想惹麻烦,再说这群人一看就是过路的,也不可能每次都碰上,甚至这就是唯一的一次,所以对方并没有冲动的求助。船主仅仅是脚步微微一顿,然后捂着脸,转身冲天佑微微鞠了个躬,口中轻声说了声“谢谢”,而后转身就就奔到船舱入口钻了下去。

船就那么点大,天佑说话的位置很靠近船尾楼,守在门口的四个守卫都听到了天佑和船主的对话。如果他们不出声,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奈何这群人的行事作风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低调。

“哼,帮忙?一个小小的仙门学徒也敢大言不惭。你是不是被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泥腿子叫几声上仙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大爷劝你一句,没本事就别强出头,你这几斤几两扛不住的。”说完之后几个守卫一起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天佑表情沉稳,没有丝毫生气的征兆,直等到那四人的笑声停止才提高嗓门冲着船楼里面大声喊道:“喂,里面的。这狗还有没有人管啦?不管我替你管了啊?”

“你敢骂我们是狗?”里面没回应,外面四个人先不干了,被指着鼻子骂,这种人的脾气是怎么也忍不住的。

四个人呵斥着就要围上来,船围楼的门却忽然开了,之前的那个年轻人走了出来,身后照例跟着他的一帮跟班。

青年走出来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天佑,而后忽然歪嘴嗤笑了一声。“倒也有趣,很久没碰上这么有骨气的人了。你是真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又不打算认识你,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天底下那么多人,我认得过来吗?”

论牙尖嘴利,神洲大陆的土著哪拼得过络段子手们熏陶起来的天佑?这一句话愣是把对方说的不知道要怎么接了。不是他不懂的反驳,而是因为天佑说话的方式与神洲大陆的人截然不同。尽管平时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天佑用的都是较为正常的对话方式,但嘴炮时间天佑可是生冷不忌的。完全不适应这种嘴炮方式的神洲大陆人,就算再怎么才思敏锐,初期都是被噎得半死。除非以后多找天佑吵几次架,否则这种嘴炮方式他们一时半会是适应不过来的。

怔愣了好半天对面那年轻人才终于缓和回来,冷笑着说道:“行,你不认识我,我恕你不知者无罪。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乃是……”

“打住。”天佑直接打断了对方自报家门的打算,“我不想知道你爸是谁,你妈是谁,还有你爷爷、你奶奶、你舅舅、你姨娘、你全家的任何人,总之我都不想认识。你如果真打算自报家门,说一下你自己有过什么值得称颂的丰功伟绩,干过哪些轰轰烈烈的大事,再不济说说你自己会点什么也行。总之别跟我说你是谁谁谁的儿子,谁谁谁的孙子。

打不过就哭着回家找爹娘撑腰,那种事我五岁之后就不干了。看你都这把年纪了,成婚早的话,孩子都能满地跑了吧?你要真这样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和这种只会找爹娘撑腰的小屁孩起冲突,我还丢不起那人。小爷怎么说也是正牌的紫霄宫弟子,师尊要是知道我在外面欺负小屁孩,回去罚我跪卵石怎么办?”

“我……你……我……”那年轻人这下是彻底哑了,被天佑堵的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

真的自报家门?那不就成天佑说的小屁孩了吗?

说书自己的伟大之处?那也得有才行啊!

所以,一时之间那人竟然被卡住了,完全不知道这后面要如何往下接了。

不过,当他好容易理顺了思路之后却发现又卡住了。

天佑前面的那段话其实就是嘴皮子功夫,说了等于没说,纯粹就是给人添堵恶心人用的,所以稍微沉静一会智商正常的人都应该知道如何反骂回去。可关键问题是这一思考理智就会上线,而一旦理智上线,就会意识到天佑最后那句话的威力。

天佑说了,他是紫霄宫弟子。这个没什么,对方早就看出来了,而且明摆着表明了不在乎。但是,天佑后面还说了,他会被世尊责罚。

师尊是专有名词,不是指讲大课的那些仙长,那种人在紫霄宫叫值师,类似于值班老师,就是负责当天授课的仙长。师尊在紫霄宫是入室弟子特指招收自己的师父的用词,就像吕萌在外一说师尊,认识她的就知道说的是振远上仙了。还有吕萌平常和振远上仙说话的时候也是直接称呼振远上仙为师尊的。

所以,能说出师尊这个词,变相的就是在宣布,他是入室弟子,不是普通弟子。

紫霄宫弟子千千万,基本都是普通弟子。这种弟子对那些有实力的人来说是可以不必计较的,因为紫霄宫再怎么强势也不会为了一个普通弟子怎么样,只要别做的太过分,一般紫霄宫是不会出面的。但是,入室弟子就不同了。成为入室弟子就说明他是有师父的,而紫霄宫有资格收徒的就只能是仙长。所以哪怕天佑的师父等级不高,意义也完全不同了。何况还有个万一,那就是万一天佑的师尊是某位大能呢?那可就真是把天捅破了。

所以,对面那人先开始是被噎住了,想清楚之后却又被吓住了,一时间竟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