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旅游

绝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8:13

张家庄的李翠玉有一手绝活,她捏面人捏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栩栩如生。庄上人人都知李婶,红白喜事之类的场面常邀她来亮一手。久而久之,李婶也养成了一种“眼里放不下人”的脾气。张家庄上个月王家女儿出嫁,李婶大展身手捏了几个胖小孩,见的人无不拍手称赞几句。那胖小孩,圆脸鼓鼓,直冲着你笑,简直神了!  李婶有一独女,说来奇怪,这女儿一点不像李翠玉,一双大脚下地干活时极笨拙,一张方脸像块切得方方的豆腐——可惜就是没有人上门来提亲“吃豆腐”——女孩方脸终究不属于好看。李翠玉嘴上不说,其实却早已心急如焚。随着女儿一年一年长大,自己一岁一岁老去,脸上更显苍老,刚过五十,鬓已星星也。  年纪大的女人不仅要过自己心里的坎,重要的还有庄上的那千千万万张嘴。庄上早就有流言说李翠玉之所以善于捏小人其实是自己等不及要抱外孙了。李翠玉每每出门都仔仔细细察言观色探探这流言到底出自何处。半个月下来,李婶终于有了点眉目——十有八九是那住在村东头的郭老头。  老郭头也是张家庄的一奇人,他能刻善画,是方圆有名的石匠,谁家的门口要放两块大青石都找他去刻点花纹鱼虫。他刻出来的小东西活灵活现,恍若就在眼前。老郭头老婆早逝,膝下只有郭宝玉一个儿子。说来奇怪,郭宝玉一点没继承他爹的基因,人都二十五了,身无长技,到处打小工混饭吃。  这一天李婶梳着油光光的头发,一副神气上村东头来。那老郭头在家门口蹲着凿石头,砰砰地,小石片到处飞溅。老郭头聚精会神地边看图纸边低头弄那石头。院子里放着一辆二手的摩托车,郭宝玉正在那里往上面浇水——洗车呢!李婶离这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眼瞅着院子里的小伙在浇车,朝里面喊起来:“喂,你那是做啥子呢?那样还不把车弄锈了!”  郭宝玉这才看见了李婶,忙招呼她进屋去。老郭头在门口蹲着,瞅了一眼,又砰砰地凿起来,似乎比先前多用了些力气。老郭头挡在门口,李婶审度了一下形势——根本就进不去门嘛。这个老郭头故意挡在这里!李婶是能人,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处世法则。她走到门口,一脚似踢非踢地总之是踢在了老郭的屁股上,他一个趔趄,挪了一下位置。李婶瞪瞪眼晃晃头摸摸头发,进屋来了。  郭宝玉虽然不正干,但是他爹一生也有些积蓄,这房子修得倒也不差。李婶观摩了一番,坐在沙发上,叹一口长气。郭宝玉热情地递过茶杯,倒了一杯浑浊的茶水。  “侄儿啊,你说现在大家的生活真是好了,过去我们哪有茶喝,都是啃树皮的。”  郭宝玉一口答应,忙把肩上的毛巾挂在衣架上,自己在里间迅速地套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还在镜子前捋了捋散乱的头发,才慌乱地出来。  “哟!这才多一会儿,就变样子了……”李婶茶还没喝完,看着郭宝玉这一身,有点诧异。  “李婶,你这是来……有什么事么?”郭宝玉两眼放光地盯着李翠玉。  “哦,也没什么事。你这孩子,没什么事就不能来回走动了么?多生分的话。”李婶边说着边瞅了一眼大门口的老郭头,“近你爹这是在给谁家凿那些石头呢?”  “给俺自个弄呢,俺爹说过几个月给我娶媳妇。”郭小宝傻乎乎地抖落着,李婶满脸疑惑,却不便当面说,心里嘀咕:这个郭宝玉又没什么本事,谁家的姑娘肯嫁给他?  姜还是老的辣,李婶把茶杯放在一边,心里还有另一件事来求证呢。“你爹可说过我什么话么?你家办喜事,是不是也要李婶帮着捏几个胖小子,好让你这小子早生贵子啊!”郭宝玉傻傻地挠着后脑勺,不知如何作答。他笑了一阵,说:“李婶,俺爹说你家也要办喜事呢?是真的么?”  李婶这一试探,果然探出了个究竟。这个老郭头好事不做,净做这些昧良心的。李翠玉强压着心里的愤怒,微笑着起身,一边出门一边对郭宝玉说:“宝玉啊,婶家办事的话还得请你爹做几块好石头,买来的不实用。”宝玉一个劲儿地点头。  到门口时,李婶这次故意地一脚朝老郭头踢去,没想到老郭头这次早有准备,躲开了。在旁的郭宝玉看得一脸迷惑。李婶出了门,心里念叨:做几块石头,砸死你个破坏人家清誉的……她狠狠地给老郭头使了个眼色,老郭头砰砰地只管凿石头,可能是有石片蹦到了李婶脸上,她大叫一声,掩面而去。  这一月是村长的儿子娶媳妇,熙熙攘攘的上礼钱的人。李婶和一群中年婆姨在一间偏房,在这里讨论着家长里短。李婶的心自不在这话题之中,每当看见庄上别的人家办婚事,她就替自己女儿着急。却不知人群中谁把话题扯到了老郭头身上,这下李婶来了兴趣。有人说老郭头给村长凿的那两块石头真是,竟然在上面刻出了两个胖娃娃。这李婶自是不服,她出门去看,果然——这老郭头刻了两个娃娃在石头上,直冲着人笑——太真了!  这时村长正和一群客人进门,见李婶在出神地看着这两块石头。李婶心里确实有点佩服,这老郭头一个男人这手咋这么巧呢?可是理智上,李婶又不能占下风,便随口说了一句:“这有什么了不起!”  这不说还好一说可闯了大祸了!村长陪的客人是谁——县长郭小军,这可是郭宝玉的舅舅。李婶这话被县长听见了,县长满脸堆笑询问这人是谁。  “李婶,呵呵,你这话好像是不服啊,我看这石头刻得挺好,难不成你也会刻?”  村长给李婶眼色意思问她话的是个大人物。李婶满脸通红,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偏房的婆姨们蜂拥出来,有人喊李婶:翠玉,你捏的面人可真名不虚传啊!县长似有所悟:“你就是会捏面人的李婶?我在县里可是也听过你的名头呢!”县长边说边笑,李婶一面推辞不敢当,心里一阵思忖。  县长又问:“李婶,你觉得着石头凿得不好吗?”  李婶不敢应答,只是略微点点头。喊李婶那个婆姨走上前来,对着县长一阵吹捧:“你知道什么,翠玉捏得面人那才是一个绝哩!”李婶拉拉她的衣角,那人却越说越有劲儿。  县长听着不禁觉得有点意思,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既然这李婶和老郭头都有绝技,何不比试一番呢?他当下便问了李婶的意见,李婶起初不太同意,但还是在村长的催促下勉强答应。  县长派人叫来老郭头,这两人一见面就没好眼色。老郭头不正面瞧李婶,李婶眉毛竖得高高,也不看老郭头。  县长召集大伙聚起来宣布了他们两个要比赛的事。有人喊要是比输了怎么办?这李婶一听这话心里很是不舒服,便高声说:“我怎么能输给他?”那人又说:“要是输了怎么办呢?”这老郭头倒是开口了:“要是我输了,就把我凿的石头送她家。”李婶一听这,自己毫不示弱:“要是我输了,我闺女就嫁到他们家!你们大家作证!”众人都拍手叫好。  李婶转念一想觉得自己上了当,可是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县长又不能反悔,正骑虎难下,她瞅了一眼老郭头,那老头竟然对着自己一阵邪笑——莫非有诈?……  比赛定在月中,在张家庄的小广场上。这一天人山人海,十里八乡都来看这久闻的张家庄的两项绝活。在广场中央的台子上,双方摆开阵势,挂出红色条幅,场面蔚为壮观。县长在台下正襟危坐,旁边坐着村长和两家的小辈,左边是郭宝玉,右边是李婶的女儿王戴雨。这两个年轻人岁数差不多大,却都是张家庄上的大龄青年。王戴雨虽然不太同意这李婶的决定,可是县长做主,倒也算面子上有光;郭宝玉则不同,他往这边试探地瞅瞅王戴雨,有点不好意思也不敢搭话。县长觉出这小青年有点奇怪,便让外甥和自己换了座,这下可有故事了。  其实这比赛是不公平的,凿石头比捏面人显然花时间要多得多,所以老郭头是不必现场凿的,他从村长家办事之后就开始凿自己的石头。而李婶则在台上现场做,等到做完了老郭头再把自己的石头带到现场来比。李婶在台上使出了浑身解数,捏了各色各样的小人,形态各异,极其逼真,旁边看的人都目瞪口呆,紧紧盯着那一双巧手揉来揉去,和女娲造人似的,下手那叫一个快、准、狠。捏完每个小人之后李婶还拿细笔仔仔细细地描出他们的脸蛋、眉毛、鼻子和眼睛,那一个个娃娃当真是冲着你笑的。围观的无不时而拍手称赞时而叹气佩服。李婶自信满满,心里一边想老郭头的进展,一边有条不紊地捏着自己的小面人儿。  面人看似简单实则捏起来非常棘手,面的软硬和稀稠都是关键。李婶对这个可是轻车熟路,从前天开始就自己在家发(酵)面,总在半夜看面的情况,晚上也睡不踏实。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也是没办法。其实李婶也作了个坏打算,就算女儿真的嫁给郭宝玉,也还说得过去,那郭宝玉舅舅是县长,总还是有点出路的,况且戴雨已经这么大了,也不一定能找个更好的人家。但是李婶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一个人,她还是要争一争的,她就不信那老郭头有什么天大的本事,能造出比自己的小人还好的东西来。  天有不测风云,有些事可能是命里早就定好的吧。李婶捏了十个小人之后便不再捏,她开始润饰起来,捏了几个小玩具摆在孩子们中间,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岂料,这天变得快,没一会就起了风,几块厚重的黑云飘过来。看来是要下雨了……这李婶心一沉,面色铁青,面一见水可是就滩了,可是刚捏出来的面人还不能动,否则会变形的。没成想,还没来得及想办法呢,这雨点就飘了下来。  台上的人一哄而散去找避雨的地方,李婶一下也慌了手脚。一个个可爱的面人身上的颜色变得模糊,像哭丧着脸。王戴雨在台下也着急,看周围也没人拿伞,郭宝玉似乎早有准备似的,从身后抽出一把伞,递给她:“快去给李婶!”戴雨匆忙看了他一眼,赶紧跑到台上。李婶在台上早就乱了阵脚,忙作一团,见女儿上台来,急忙招呼她替小面人遮挡。戴雨硬是不听:“妈,赶紧下台去找个避雨的地方吧,会受凉的,不用管这个了!”李婶像没听到戴雨的话,一个劲儿地用身体护着面人,狼狈不堪。戴雨就在旁边,替她妈撑伞。郭宝玉看见李婶不肯下台来,也跑到台上,帮忙挡雨,这三个人组成一副奇怪的画面,本是对家却站在一起……县长在台下看着郭宝玉,脸上露出笑容,和给他撑伞的村长一起离开暂且找地方避雨。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到一会就天晴云散恢复如初了。可不是所有的都可以恢复如初……李婶的面人全线崩溃,变成黏糊糊的了。她瘫坐在台上,一脸沮丧。戴雨在旁边整理着面人,宝玉一旁帮忙。  这时,一辆三轮开进了广场,上面放着几块石头,石头上坐着抽烟的老郭头。老郭头笑脸迎开,精神头十足。李婶见他那样,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人群重新汇聚,县长和村长也来了。人们都迫不及待想看老郭头拿出什么玩意儿来。三轮车在广场中央停了下来,人们张大了嘴惊讶于车上的玩意。  老郭头站起来,次提高了嗓门说:“这是我专门为儿子凿的鸳鸯戏水,凿得不好,大家见笑了。”见笑自然是场面话,人们佩服还来不及呢。石头上的两只鸳鸯,扑扇着翅膀,像要飞出来一样,水的波纹晃动着,这图景绝了!  县长吩咐把两人的作品放在一处,开始让到场的村民投票。李婶坐在地上,仔细瞧着那几块石头,十分眼熟,猛地想起这不是上个月在郭家见的那几块么?这老郭头早就打算好了要娶媳妇么?很快就投出结果来了,老郭头67票,李婶5票,这5票还是几个街坊看面子投给她的。李婶傻了眼,知道自己很难挽回局势,便撒起泼来——她拽着戴雨下了台,径直往家里走,也不顾后面县长不停地喊:“输了可是不能反悔说过的话呀!”  这天夜里李婶独自坐在院子里,难言痛心之情,对着月亮抱怨起来:“老头子,你走得早,你看看人家怎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你若有灵,指我个法子,也不要让我这么难办!这下,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呢?要是不同意,可那是对着县长许的诺,也太不讲道理了……”  她说一阵停一阵,叹气不止。抹了几把泪,站起来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在南墙角下,她听到似乎有人在墙外面说话,但是声音太低,听不清楚。会是谁呢,这么晚了?李婶轻手轻脚地搬来梯子,架在墙壁上,小心翼翼地爬上去,想探个究竟。  “今天多亏你了,我妈就是好强,你们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这不是戴雨的声音么?她在和谁说话呢?李婶伸长了耳朵,可是一切又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一个男的说:“没事了,我爹就是那样的人,这下估计你妈肯定很不高兴了,当着那么多人……我们的事可怎么办呀?你妈肯定不会同意了!”李婶细细辨认,这不是郭宝玉吗?他在这里干什么?  “没事,我会和我妈说的,我自己的事,她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我都决定了。”戴雨越说越大,听得李婶心里有点颤,这闺女是要做什么?这么坚决地表决心。  李婶心里七上八下地思来想去,终于理清了思路:莫非这些都是他们计划好的?这么一想,李婶心里一急,“啊”地叫了一声便从梯子摔了下来,坐在地上“哎呀”叹气,连哭带骂地又开始和“老伴”诉苦。外面的戴雨和宝玉听见里面有人喊,跑进来一看,原来是李婶!李婶又哭又笑把两个年轻人吓了一跳。  “妈,你没事吧?妈!!”戴雨忙上前去扶李婶起来。  几个月后。  鞭炮声喧腾了一个上午,王家和郭家一派热闹,张家庄一对新人要结婚了!证婚人是县长。李翠玉打扮得精神满满,老郭头也穿了儿子给自己买的西装。李婶和老郭头站在郭家门口迎接着本家亲戚和邻里街坊。人群络绎不绝地踏着郭家的门槛。  门口放着老郭头精雕细刻的石头,上面裹着喜字的红布。老郭头笑脸迎开,满心喜悦。李婶在门的另一边,看着这精怪的老头,不禁一阵暗笑。想想自己在医院的这几个月还多亏了郭宝玉这小子的照顾,女儿嫁给他,自己也算放心。新人拜天地的正堂桌子上放着李翠玉捏的面人,一个一个的胖娃子,张着嘴笑着。  客人大致都来了,仪式就要开始了。放了几通鞭炮,人们都挤到院子里看新人拜天地。李婶和老郭头在门口也准备进门,没想到这两个人挤到了一块,谁也不肯让步,在门口挤着。李婶脑子转得快,一个脚踢到老郭头屁股上,老郭头一个趔趄被踢进了门,李婶在后面捂着嘴不停地笑。  老郭头看着后边幸灾乐祸的李翠玉:“‘这’也是你的绝技吗?”李婶只笑不答。门口两边的石头上刻着鸳鸯戏水图,老郭头用了一年终于把儿子的婚事办了。他看着李婶,自己也笑起来:“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有机会再切磋一次!” 共 54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你知道睾丸炎患者在饮食上需重视什么吗
黑龙江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