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体育

炮灰当自强 第三七五章 拯救仙侠精分男配11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9:46

炮灰当自强 第三七五章 拯救仙侠精分男配11

秘境之中危机四伏,但不失为避难之地,秘境本身又有

第一步自然是在秘境中提升修为,第二步则是想办法,清除她体内阴阳丹,改换修行功法《明心诀》。

“阿珑,吃一枚灵果吧。”

月棋一直在说话,萧重楼微笑点头偶尔搭一句,突然拿出一枚灵果递向舞珍珑,她的脸色瞬间不好了,笑容也有些挂不住。

萧重楼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白皙手掌上托着晶莹的灵果,但这一切却不是为了她。

想起舞珍珑当初指责她横刀夺爱,两人之间那段情缘,月棋有些泛酸。虽然和她发生关系的蔺戈,但在月棋眼中,蔺戈和萧重楼是一个人,都是她记忆中那个如玉少年。

气氛尴尬,顾晓晓接过了萧重楼手中灵果,先前叽叽喳喳的月棋,一下子沉默了,萧重楼只得又拿出一枚灵果道:“月棋也吃一枚吧,阿珑是火灵根,平时需要温调。”

萧重楼的解释让月棋脸色好了些,她接过灵果,抿唇浅笑小口小口的吃着。

吃完后,月棋朝萧重楼稍微靠了靠,关切的问:“萧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每次你变成蔺戈时,样子都好凶,对我不理不睬的。”

顾晓晓两口吃完了酸甜可口的灵果,见萧重楼被月棋问的讪讪的,于是替他解围:“重楼变成蔺戈是因为走火入魔,等他恢复时,蔺戈就不存在了。”

先前还抱怨蔺戈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月棋,呀了一声,满是担忧的说:“怎么会这样,不管蔺哥还是萧哥哥都是真切存在的,他们只有合二为一才是真正的复原。”

萧重楼第一次从舞珍珑口中听到如此说法,对她又多了一分爱慕,这世上,懂他的人也只有她一个了。

他和蔺戈并非简单的走火入魔。两人只能留一个,萧重楼最担心的就是,他消失太久了,没人需要他了。舞珍珑的支持如同雪中送炭。

先前舞珍珑没有挑明舍弃蔺戈时,萧重楼总有几分不确定感,在她直言之后,心头终于豁然开朗。

“阿珑说的对,我便是我。没有什么合二为一。”

“可是――”

月棋嗫嚅,她看了萧重楼好一会儿,重展笑颜:“不管萧哥哥成什么样子,月棋都始终如一。”

大胆火热的暧昧表白,让萧重楼哑了声,顾晓晓

明明两个人截然不同,月棋却一厢情愿的想让二人融合,对蔺戈她能乖巧的叫蔺哥,对萧重楼她能亲热的叫萧哥哥。

月棋喜欢的到底是谁,真是可以两个人都喜欢么。顾晓晓迷惑了。在剧情中,月棋明明是因为与萧重楼的相处,喜欢上他的,但是后来又毫无芥蒂和蔺戈做了患难鸳鸯。

这种事落在谁头上都会为难,但是两个人都喜欢,又何尝不是多情这必至寡情。

由于任务的缘故,每次和蔺戈相处时,顾晓晓都有些心虚,好在蔺戈本身就性情冷淡,她也不像月棋那样。处处需要人照顾,所以心中那份亏欠负疚感还能淡些。

如月棋,欠了两个人的救命之恩,又两个人都放不下。这种行为反而更让人诟病。

这是月棋二入秘境之后,第一次见到萧重楼,虽然顾晓晓和他本人明确的提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同,月棋却是一厢情愿的,将两人当做一人。

她的看法,顾晓晓不能改变。只是往后的日子里,无论是蔺戈出现还是萧重楼出现,月棋的态度几乎完全一致,让她总觉得有些微妙。

尤其是萧重楼对舞珍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又碍于月棋的缘故不好言明,于是每当萧重楼出现的时间,三人的气氛总是会变得古怪。

又过了近半年,顾晓晓对《明心诀》参悟更上一层楼,找到了不用废去先前修为,便可修习的方法。虽然,同是修习两种功法,会导致《明心诀》和原功法相影响,进展变慢。

这其中最为惊喜的就是,萧重楼出现的日子比以前多了,除了每隔十五天一次的蓝天,他每个月也有两三天可以出现了。这样加起来,萧重楼和蔺戈出现的天数,也有一比五了。

萧重楼出现次数多了,修为自然跟着增长,他会借这个机会指点顾晓晓的修行,使她受益匪浅。

三人在秘境中度过重重挑战,个人修为不断增加,在又过了一年多之后,顾晓晓已经到了金丹后期。

若是在秘境之外,这种速度简直不敢想象,除此之外,他们收获了许多珍奇药草还有炼器材料,以及数量可观的妖丹。

顾晓晓费尽唇舌,终于阻止了蔺戈直接吞食妖丹提高修为,也让他的入魔速度慢了下来。而且,顾晓晓发现,萧重楼出现的次数增多,和他《明心诀》层次加深有关。在她修行《明心诀》时,周围灵气会变得平和,蔺戈的杀戮之气也会跟着减弱。

这让顾晓晓愈发重视《明心诀》,也许此功法练下去,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时光流逝,日子在与妖兽斗与妖植斗中,惊心动魄的过去了。若说改变,顾晓晓对月棋态度有些恹恹的了,她总是想证明萧重楼和蔺戈是一个人,每逢萧重楼出现时,都会刻意用一些暧昧的言语和行为,来表明她和萧重楼之间是不一般的。

若非后来出现的化神期大能过于神秘,实力又深不可测,顾晓晓真想早点儿将他找出来,解开这笔糊涂账。

某日,突然天降异象,百兽哀鸣,橙红色天空上,布满了各种形状的云朵,如龙凤又如仙人指路,同时还隐隐伴随着电闪雷鸣。

秘境之中环境一向恶劣,但还不曾出现过这样的场景,三人刚刚结束一场战斗,奇异的景象让顾晓晓有些不安,月棋下意识的朝蔺戈靠拢。

如此反常妖异的景象,要么是灵宝出世,要么就是有其它大事发生。

正在顾晓晓揣测纷纭之时,蔺戈忽而开口:“我有碎丹之兆,或是历劫结婴。你二人最好退远一些。”

“你要结婴了!”

顾晓晓和月棋齐齐惊呼,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要知多少人止步于金丹,蹉跎年华最后无缘仙路。虚耗一生。寻常门派若有人结婴,需要提前服用增元丹,丹碎之时要服用化婴丹,碎丹结婴期间须有人护法,待元婴初成之时。还要服用培婴丹稳固境界,否则即使结成元婴,日后修行也会遇到瓶颈。

饶是如此,一次就结婴成功的概率很小,许多人在在结婴失败之后,修为退到金丹后期或者中期,几经努力才艰难结婴。再加上化婴丹和培婴丹,价值珍贵一丹难求,许多修士从刚进入金丹期后就开始苦苦寻找,为的就是顺利进阶元婴期。

故而顾晓晓和月棋才会惊讶。他们进入秘境之后,历经艰难险阻,上品丹药早已用光,如今所用丹药,都是蔺戈和萧重楼两人,用不太娴熟的炼丹技术在四合鼎中炼出的。

由于萧重楼和蔺戈都不是炼丹师,所以每次丹药出炉,全凭四合鼎的品质加成,才能炼出养气丹和补血丹,这两种丹方简单的丹药。

在这种简陋的环境下。蔺戈竟然结婴之象,如何不让人惊愕担心。没有增元丹,更没有化婴丹和培婴丹,蔺戈真的能一次结婴成功么。

蔺戈入秘境之后不到一年就到了金丹大圆满。如今又过了两三年,终于有结婴之兆,他向来是爱冒险的,自然不会畏惧。

“蔺哥,如今时机不成熟,不如你将身上灵气淬炼。压下结婴之兆,待到了安全地区再行结婴。”

月棋关心则乱,急切的给出了建议。

顾晓晓则在思考片刻后,拿起七巧环道:“我与月棋为你护法,你尽可一试,切莫逞强。”

“珍珑,结婴真的很危险,师尊曾经说过,若无人护法,轻则结婴不成,重则灵根受损丹田尽毁,这绝非小事。蔺哥,你莫要冲动,我们在秘境之中,结婴与不不结,又有何区别,你何必急于一时。”

顾晓晓和月棋态度截然相反,蔺戈表情依旧沉静,他在扫了两人一眼后,开口:“你们二人待会儿可在附近为我护法,但莫要离我太近,免得让我分神,误了结婴。”

寻常修士在金丹大圆满之时,就会在师门的帮助下,将洞府重新布置一番,准备结婴之时会提前赶回。像蔺戈这样,在危机四伏,豪无保障的秘境中,就地开始结婴的,着实是少数。

月棋劝不动蔺戈,只得满怀担忧的和顾晓晓,后退几十丈,留出充足的空间,让蔺戈开始结婴。

说来也怪,也许是由于蔺戈结婴之故,寻常妖兽并不敢靠前,两人布置了防御结界,又提高警惕守在一旁,半只妖兽的影子都没见到。

顾晓晓总觉得没这么简单,又不放心蔺戈结婴,只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秘境之中本就灵气充沛,如今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疯一样的朝蔺戈方向冲去。顾晓晓在边缘处,像是洗了个灵气澡。

修士结婴之时,天地间灵气会剧烈波动,若有修士抓住这个机会,将能从中受益良多。此时尚且安全,顾晓晓和月棋各自运气了功法,开始吸纳周围灵气。

顾晓晓特地练起了《明心诀》,她希望蔺戈能受《明心诀》影响,顺利熬到元婴期。有一个元婴高手坐镇,哪怕出了秘境,他们也不用太畏惧四方修士了。

两人身处灵气风暴边缘,趁机吸纳灵气入体,位于正中央的蔺戈,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痛苦。

蔺戈本是木灵根,所修灵气多为草木萌发之灵,但玄妙门偏偏给了他一部主杀戮的功法。蔺戈修炼此功法十几年,性情愈发阴鸷,好处就是修为提升速度极快。

在进入金丹期大圆满之后,为了加固境界,蔺戈只要有空就会将灵气在经脉中反复淬炼,力求灵气能够精纯。他渴求力量,哪怕这种行为很危险,他仍然要进行尝试。

果然,当真正开始结婴之时,蔺戈体会到了碎丹的痛苦。他的灵气有多精纯,经脉有多坚韧,打碎重来的痛楚就有多深。

受再大伤都没有哼过一句的蔺戈,在体内经脉不断打碎重组,并且在灵气风暴中,不断拓宽时,他整个人如遭酷刑。

冷汗一滴滴的从蔺戈鬓边滴下,他去毫无知觉,尽全力将经脉中流窜的灵力,压缩至丹田中去。

在蔺戈平日反复的滋养下,他的丹田十分稳固,金丹中蕴含着可怕的力量,故而他能在战斗中时常爆发。随着灵气的不断压缩,疼痛感越来越强,蔺戈整张脸憋成了赤红色。

结婴最凶险的一步就是碎丹,倘若灵气引导稍有不慎,就有前功尽弃的危险,最糟糕的情形莫过于丹爆而亡。

蔺戈现在处境很危险,丰沛的灵气由于精纯度不如蔺戈金丹中压缩的力量,所以金丹只有微微裂痕出现。

此时应服增元丹,促进金丹开裂,蔺戈手头却没有任何丹药。

他紧闭双眸,拿出了先前备好的妖丹,一粒接一粒吞下去,妖丹中蕴含的力量,在他体内迅速爆发,服用七八粒高阶妖丹,蔺戈体内多了一股狂肆的灵气,朝着他丹田中奔去。

肆虐的灵气,加快了金丹碎裂过程,这过程中的痛楚,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

蔺戈汗如雨下,在金丹完全碎去那一刻,忍住深入骨髓的痛苦,又服下了五枚高阶妖丹,借着积聚的灵气开始进行结婴。

这其中的痛苦,远非常人能够想象,但是蔺戈竟生生的忍了下来。

在元婴期之间,修真者体内运行的还是灵气,受天地法则限制,能够发挥出来的极少。但在结婴成功之后,徐行者体内将会产生更为精纯的元气,就像只前只能存储2000毫安电量,升级之后变成了2万毫安。

所以,元婴期是一个坎儿,修真界甚至有元婴以下皆蝼蚁的说法,可见元婴修士的强悍。(未完待续。)

李惠利东部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好
北联NK免疫细胞
清远癫痫病医院费用
肇庆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