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教育

地球守夜人 第一百零九章 爱德华牌复读机

发布时间:2020-02-15 19:11:16

地球守夜人 第一百零九章 爱德华牌复读机

当爱德华在纠结车门和学分之时,博格坎普中/将带着一言九鼎的气势(口臭?)开口了:“准尉!若你所言确实对现在的对峙情况有益,破坏一张防爆钢门又有什么关系?这diǎn损失对于我们来説九牛一毛罢了,无需赔偿。”

顿了顿,他严肃地警告道:“当然一切的前提是,言之有物!不然管你是谁的人,军法处置!”这一番连敲带打的话语自然是炉火纯青,可惜中/将大人的説话对象是爱德华这家伙。

“无需赔偿!土豪就是不一样啊!”爱德华-米耶罗双眼放光,死死盯着中/将那看上去似乎没多少肉的大腿。

“你只听到了‘无需赔偿’这四个字吧?听人説话的时候给贫道认真听完全部啊虽然建国才200年的美帝确实称得上土豪国家,但是也别直接説出这么失礼的词语啊”莫语道站在爱德华身后扶着额头,有些疲惫地用中文半吐槽半提醒道。

博格坎普中/将自然没听懂爱德华音译的“土豪”,却也没太在意,或许在他猜测中这个词大概是类似“贵族”或“富豪”的意思。他坐在椅子上,手指交叉的放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摆出倾听的姿势。

爱德华这货听人话不懂,但是别人的身体语言反而理解迅速,于是立马开口道:“现在局势陷入僵局,当务之急是尽快和塔内取得联系。在信号屏蔽的情况下,能进行通讯的手段只有相对原始的手写书信了!”因为一些众所周知、勿须多言的原因,爱德华和郝嵩并不打算向美帝军方泄露关于“鲸吼”的情报,那么言语中也得注意不能流露出丝毫两人已经交流过的迹象。

博格坎普中/将变换姿势一手搭膝,一手支下巴,嘴唇紧闭若有所思,莫语道则明显眼眸一亮。只有跟进来的斯蒂加少校第一时间反驳道:“这不可能!”顿了顿,他避开爱德华那瘆人的眼神接着説道:“阿罗哈广场缺少遮蔽物,军方被迫只能在阿罗哈塔百米外布置包围圈,考虑到恐怖份子的狙击手占据了制高diǎn,我们如何才能靠近阿罗哈塔接收书信?”

听完属下这一段话,博格坎普中/将依然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莫语道则微笑着垂下眼睑。莫言灵萝莉在一旁将中/将老头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吐槽道:若有所思个鬼啊!老头你其实啥都没听懂吧?反正不管人家説什么你先装作懂了并思考的样子吧?而且你思考的姿势还真眼熟啊!这是在模仿罗丹大师的雕塑《思想者》吧喂!这老头和雕塑的脑子都是空心的吧!

斯蒂加少校却不知为何似乎从自家上司那仿佛便秘一般的神情中得到了鼓励,继续道:“就算我们用某些手段派人到达了塔下,塔内的人质也无法向我们传递任何书信!到现在为止甚至没有一个人质能靠近窗户!更不要説把书信丢出来了!”这货难得挥斥方遒分析一把,显得很是亢奋。

这会儿博格坎普这老头终于跟上了节奏,diǎn了diǎn头表示赞同,同时缓缓地説道:“有道理

。准尉你怎么説?”后一句是问皱着眉一脸烦躁地爱德华。

“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既然我的兄弟已经进去了,就一定会想到办法和我们通讯!”暴君爱德华先是用蛮不讲理地语气説道,接着这货突然换了个即视感很强的语气继续道,“塔内人质想要联系外界起码有三种可行的途径!那就是窗户、垃圾通道、下水道!”

莫语道和莫言灵立马就察觉到,爱德华在説后一句话时的语气,完全就是郝嵩那货做分析时那自鸣得意的欠揍语气的复制版。而对郝嵩不熟悉的其他人此时只是有些诧异:这货的脑子里似乎并不全是肌肉?

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爱德华正尽力把郝嵩在“鲸吼”中交待的话复述出来,已经完全进入了人形复读机的角色中:“其中最能保证精确度的一种,自然就是通过厨房的垃圾通道!况且厨房有致公党的眼线,里应外合的条件最成熟!我认为塔内一定有人能想到这一diǎn!”説到这里分析应该结束了,但是莫语道和莫言灵突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爱德华-米耶罗过了几秒继续道:“啊对了!要是那帮脑残正好智商,突然质疑你怎么会晓得致公党在厨房埋了钉子,你就带上那个成天奔丧的家伙,问起来就説是他告诉你噗噗噗”

莫言灵耳明手快冲上前,用那dǐng巴拿马草帽猛地拍在了爱德华的脸上堵住他的话,同时低声怒骂道:“够了啊!笨蛋闭嘴啊!你这明显是郝嵩的语气吧!这番话是他説给你听的,不用复述的啊!”

爱德华也反应过来了,面色大变道:“哎?好像是哦!一不xiǎo心就説漏嘴了啧!既然他们都听到了,我也只能按照街头不良青年的行为准则杀人灭口了!”説到最后这家伙都开始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

“杀你个猪头啊!为了多大事儿就要和美帝军方对抗啊!而且你这不良的程度已经完全超出‘看我一眼揍你一顿’的街头混混层次了吧?!”莫言灵拿着草帽一边猛拍爱德华的脸一边吐槽道。

而一身白色练功服的司徒xiǎo哥,在爱德华説漏嘴之后便一脸承受了三万diǎn精神伤害的模样,在一旁喃喃自语着:“奔丧的家伙成天奔丧的家伙”

“容我等商讨一二!”莫语道及时站出来説道,同时用手势示意自己女儿和爱德华都冷静diǎn,然后就将一脸茫然的中将大/人和少校先生拉去一旁嘀咕去了。

是的,这看似完全没救了的坑爹情况其实还有补救的可能,因为爱德华“复读”郝嵩的原话是中文,而且“脑残”“智商”等络词汇对于中文非母语者来説,相对晦涩、理解困难。在场除了莫氏父女和致公党华侨二人外,其他人似乎都没听明白,没去怀疑爱德华是不是和郝嵩偷偷联系过。而经过莫语道的转移注意后,爱德华总算是把这一关给过去了。

博格坎普中/将照例发表了拍板言论:“爱德华准尉,你所説我们已经理解,确是真知灼见。用拳头弄坏钢门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

爱德华桌前看似老实的站着,心中却想着:虽然你説的是英文,但是我怎么总觉得听着像在形容搞拳/交呢?而且这帮人似乎确实智商不嘛,都没人质疑他一边腹诽,一边勉力压制住变得怪异的表情,用大义凛然的语气道:“中/将先生!我请求为这次任务出力!望予以重任!”

博格坎普中/将看着爱德华,心説这家伙的表情怎么这么扭曲,难道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吗?错误理解的中/将先生赞许道:“年轻人敢担待是好事!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到时候我会准许你跟队行动的!接下来要讨论具体行动计划了!”接着就摆了摆手,示意无关人员,或者説闲杂人等离场。

于是莫言灵便拉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司徒xiǎo哥离开了指挥车,爱德华-米耶罗倒是毫无自觉,愣是以“有关人员”自居,留了下来。在英明神武的中/将大人主持下,一共五人开始了这次反恐作战高层会议。

博格坎普中/将定下了会议议题:“既然已经有了与塔内人质取得联系的可能,我们现在便需要拟定接近阿罗哈塔并获得情报的计划,之后无论是突击还是强攻,都需要以这些情报为基础。”接下来就让其他人讨论,最后他来拍板。

在座的除了爱德华这个憨货,其他人表现出了不低于正常人的智商,很快便确定了一个简单靠谱的行动方案,而爱德华-米耶罗唯一的贡献就是深思熟虑地给方案起了个行动代号:拾荒老鼠。(这家伙关注diǎn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啊!)

紧急行动,效率第一。十分钟后,斯蒂加少校领着爱德华-米耶罗和司徒镇见到了一同行动的其他四人。

“带上奔丧xiǎo哥司徒镇是为了翻译可能出现的致公党黑话,这个我还算可以理解。”爱德华-米耶罗语气低沉,“但是这四个逗比为何要和我一起啊?!这一趟虽然只是去回收信息,但是也不能直接去卖萌吧!三角洲部队呢?你们美帝军方没人了吗?”边吐槽边指着那嬉皮笑脸的四个家伙,赫然正是之前监视爱德华-米耶罗的蛋疼四人组。

“咳咳”斯蒂加少校有些无奈地头疼道,“以你的水准,派去监视你的士兵其实都是一把好手。只是这帮家伙都是老兵油子,分配的任务太过简单便会态度散漫一些”

这时那四名士兵中唯一的黑人见到斯蒂加少校,立即招手打招呼道:“呦!娘皮少校老大!又有啥偷鸡摸狗的黑活儿要交给兄弟们干的吗?”

斯蒂加少校哭笑不得地回骂道:“喷什么粪呢!这次是正事儿!下次一定要派你这个死黑/鬼去中东送死!对了,这次有票不错的买卖适合你们这帮毒瘤”接着这五个家伙就开始旁若无人的插科打诨和人身攻击,爱德华和司徒镇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在一番荤话和对骂中,将任务交待了之后,斯蒂加少校才向爱德华和司徒镇説道:“给你们重新介绍一下,这四位就是我手下最能惹麻烦、也最强、最机灵的士兵!他们是我的兄弟!他们,从未失手!”

此话还未説完,刚才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的四个家伙同时精神一震,立正挺胸,背手稍息,同时齐声怒吼道:“荣耀!(honour!)”一股桀骜不驯却又刚毅铁血的气质弥散开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