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教育

兵王归来 第二五八章 金卡

发布时间:2020-01-17 22:00:52

兵王归来 第二五八章 金卡

第二五八章金卡

雷东自认不是一个冲动型的人,虽然大多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汽油桶,一点火星就能爆燃。可事实并非如此,一个特战队员,金牌杀手,最要不得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以前雷东之所以显得很暴力,在天海殴打宋成,在南山殴打俱涛,那是建立在一种绝对掌控的基础下才会出现的行为――在自身可承受的范围之内,用暴力惩罚几个自己认为的坏人,仅此而已。

可是对于山南会馆这件事情,雷东却没有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是雷东怕了吴文辉和他身后的人和势力,而是鲁玉和安秀琴提供的信息不足以让雷东做出正确的结论。

杀人是需要理由的,雷东曾经杀过那么多人,每一个都有必须死亡的理由,这些都是情报人员经过艰苦卓绝的搜集查证之后才得来的,铁证如山,因此雷东采取行动的时候才可以冷血无情。

而山南会馆这件事情只是鲁玉和安秀琴的一面之词,显然不具备严肃的逻辑性,雷东不会幼稚到立刻将吴文辉划为坏人的行列并采取行动的地步。

事实上在最初的时候,雷东根本就没打算管。自己最近惹得麻烦已经够多的了,大头警告过自己,莫国栋和关隆警告过自己,既然已经脱了军装,干嘛还要管那些闲事?

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竖起替天行道大旗就会得到万民拥戴的时代了,既然做了一个普通公民,那就要有普通公民的觉悟,自扫门前雪是最轻松的生活之道,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紧张呢?

单纯以动了恻隐之心是无法解释的,至于鲁玉母女许诺的美女和钞票雷东更是嗤之以鼻,这些东西如果雷东愿意,分分钟就能得到。然而雷东还是采取行动了,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或许这就是血性,是扎根在雷东骨髓深处的那一个不安分的灵魂。

有些罪恶既然被雷东碰到了,就绝对不能允许它继续存在下去。

第二天周五,雷东总算是象征性的上了一天课。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雷东发现鲁玉竟然也来上课了,只不过心中已经有了芥蒂,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反倒是鲁玉,的眼神充满着一种怨恨和慌乱的情愫。

下午放学,鲁玉直接开着她那辆雪佛兰离开学校。

江玲则挡住即将出门的雷东,面色不善的问道:“雷科长,你和鲁主任到底怎么回事?”

雷东也想知道鲁玉这一天来究竟是怎么了,问道:“鲁主任怎么了?”

“还说呢,你们昨天不是一起出去吃饭了吗,怎么分着回来?鲁主任回来之后就蒙着被子哭,问她什么都不说,你是不是欺负她了?”江玲是山里妹子,心直口快,这是在为鲁玉打抱不平:“你既然没有和鲁主任谈恋爱的打算,就不要招惹她。你可倒好,把她男朋友打跑了,自己却躲起来玩清高,什么意思啊?”

雷东笑道:“照你这么说,我打俱涛的目的是为了追求鲁玉?”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鲁主任这次被你害惨了。”江玲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叹了一口气说道:“鲁主任怎么说也是开发区的领导,打的时候竟然低三下四的求俱涛原谅,说的那些话我都听不下去了。”

雷东一愣:“鲁玉给俱涛打了?”

“你涮了人家,难道就不许人家吃回头草吗?”江玲斜眼东,说道:“俱涛虽然暴力了点,但他毕竟是海关的处长,是副市长的儿子,鲁主任为什么要放弃?服个软,虽说不会彻底捐弃前嫌,但双方的面子都保住了,还是有机会走进婚姻殿堂的。”

不会吧,自己拒绝了鲁玉,她难道绝望了,破罐子破摔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以鲁玉的性格,她为了报仇都能放弃尊严,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和仇人组建家庭?

不对,鲁玉一定有新的计划,难道她想要亲自动手?

东沉默,江玲觉得很解气,说道:“后悔了吧,已经晚了,鲁主任已经和俱处长花前月下去了。”

对于鲁玉,雷东没有什么愧疚。

如果没有自己突然横插一脚,她不照样和俱涛卿卿我我吗?

或许这就是她以前的策略,既然斗不过俱汶麟和吴文辉,那就不撕破脸,假意维持双方婚姻的约定,这样既可以保住鲁玉的仕途,又可以通过婚姻继续和山南会馆捆绑在一起。

人的行为都是被利益驱使的,所谓的恩怨情仇其实追根揭底不过是一个利字。雷东的出现让安秀琴和鲁玉一丝摆脱俱涛,重新掌控山南会馆的希望,因此才大胆的设计昨天那一幕闹剧。

如今希望破灭,自然要回到原来的路子上去。

因此雷东只是笑了笑,对这件事情不予置评,打算绕过江玲继续往外走。

“雷科长,你一点都不在乎?”没想到江玲却很固执,竟然跟了过来。

“我现在只在乎我的肚子。”雷东脚步不停,说道:“我到外面去吃饭,你要是有兴趣呢就一起去,要是想继续讨论鲁玉,就赶紧去食堂。今天周末,大家都走了,食堂关门也会很早。”

“你不说我倒忘了,一起吃呗,我请客。”没想到江玲竟然来了一个顺水推舟,一边掏出小镜子补妆,一边跟着雷东说道:“雷科长,咱去吃什么?南山市我不熟,地点你选吧?”

其实江玲拦住雷东,并不是为了鲁玉打抱不平,她实在是感觉太无聊了。

虽然上了一个多月的课,也认识了不少人,但江玲却始终无法融入这个圈子,眼睁睁的他人一到下课就三五成群的出去聚会,却没有人主动邀请她这个来自山区的小乡镇干部,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特别是到了周末,几乎所有人都走了,她却因为家乡距离遥远,城里没有朋友而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宿舍消磨时间,那感觉的确很凄凉。

拦下雷东,一起去吃顿便饭,让自己的周末稍微多些内容,这就是江玲的打算。

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江玲认定雷东是一个有深厚背+景的人,早就有心结交。前两天因为鲁玉的缘故,她只能是一个配角,如今鲁玉似乎和雷东闹翻了,机会自然不容错过。

雷东不知道江玲有这么多小心思,不就是吃顿饭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好雷东也想近距离观察观察山南会馆,因此拦了一辆出租车之后随口说道:“去山南会馆。”

“去山南会馆啊?”江玲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钱包。

山南会馆是南山市最贵的一家餐饮企业,即便是培训班里的人,如果自掏腰包的话也很少去这种地方消费。动辄几千几万,这对于工资只有两三千,外快没多少的江铃来说,绝对是一个令人惊悚的数字。

但江玲还是故作镇静,咬咬牙没说什么。

钱包里还有四千多块,应该够两个人吃了,如果不够的话,银行卡里面还有三万多块,总能应付过去。

因为是周末,山南会馆早早的就开始上人了,停车场内豪车云集。

这种时候,没有预定是不可能有位置的。

不过,当雷东拿出至尊金卡晃了一下之后,待遇立刻就不同了。

“先生请稍后,我立刻和经理协调一下。”领班立刻热情的把雷东和江玲引到一间会客厅,捧上茶水饮料和瓜果点心,然后就急急忙忙的去协调包厢去了。

会客厅富丽堂皇,总面积超过三百平米,装修的跟皇宫似的。但是在这里休息的人却很少,稀稀落落的,偶尔有一两个坐几分钟,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这些都是免费的吧?”江玲剥了一枚荔枝,感慨的说道:“这家酒店的老板真笨,包厢不够为什么不弄卡座?要是把这间房子改装成卡座,至少能安排二十桌,一天下来能进账好几万呢。”

雷东笑道:“这是会馆,不是普通饭店,讲究的是私密性。要真像你说的那样,这里改成卡座,整个会馆的档次就会掉一大截,私密性也就无从谈起,高端客人将会大量流失,他们不但不会赚到钱,反倒会赔钱。”

江玲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们城里人就是讲究多,大家伙一起热热闹闹的多好。要是在我们乡下,有人家杀了一条狗,会直接在大街上支上锅,村干部和乡里的领导闻着味儿就去了,谁在乎过私密性?”

雷东大笑:“人家杀狗的目的就是要引你们这群贪吃鬼上钩,能和这里相提并论吗?”

说话间,那个领班回来了,与走的时候表情谦卑不同,此刻却满脸寒霜,身后还跟着两个保安。

见此情形,雷东心中就是一动,怎么每次出来吃饭都会遇到麻烦事啊?

果然,领班往雷东面前一站,面沉似水的问道:“请问,这张至尊金卡是你的吗?”

雷东站起来,他已经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的确是自己的失误,或者说是刁明远的失误。至尊金卡是记名卡,不但用起来方便,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按照规定是不能外借的。但这条规定显然没得到严格的执行,因为里面的钱是预先存进去的,名义上还是属于持卡人,只有经过消费之后才会转化成会馆的营业额。

因此在一般情况下,无论是谁,只要能准确说出密码,就可以用金卡消费了。

其实这事很好解释,只要说出刁明远的名字,然后让会馆的人打确认一下就可以了。

然而雷东心中却猛然一动,这不正是一个近距离观察山南会馆的机会吗?

因此雷东又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

+++++

枣庄市立第二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阴道炎费用
治牛皮癣邢台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