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宁信息港 > 历史

原始战记 第四四二章 恒大师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5:51

原始战记 第四四二章 恒大师

“是!”守卫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回身对工甲恒道,“还有件事,门外有个年轻人身上带着的剑,剑上有云纹,那个云纹……”守卫抬眼瞟了下工甲恒,“像是您留的。”

当时守卫们看着与麓弼战斗的那个年轻人掏出金色的剑时,就多了一分注意,在工甲家看门,时日久了对武器的了解也比别人多,也认识云纹,所以,几乎在邵玄将剑从皮套里一抽出来,他们就盯上了,即便隔得稍远,但凭他们的眼力,也能看见云纹到底是什么样子。

“胡扯!我什么时候打了一把带云纹的剑?!”回到王城之后,除了一开始的几天与工甲家内部的几个老头交流之外,工甲恒多半时候都是闭关状态,关在铸锻室钻研,他什么时候给人打造一把剑了?就算打造了剑也没有直接送出去,全放在铸锻室内,怎么可能在外面的人手里?简直放……咦?

不对!

工甲恒心中一惊,灌下肚的大半壶水都差点吐出来,“等等,你说的那小子,长什么样?”

长什么样?那名守卫回忆了一下,发现印象中竟然没有太多对方的样貌,当时光去注意剑了。

在工甲恒目光下,守卫硬着头皮道:“那小子挺厉害的,抢了麓弼的重锤追着麓弼打,看穿着像是部落人,身上的图腾纹像火焰。”

工甲恒:“问问他是不是炎角邵玄,如果是,带那小子进来。”

站在一旁的青年人,在听到守卫说有人抢了麓弼的重锤追着麓弼打时,他就够惊讶的了,又听到工甲恒的回复,更为诧异。

“炎角邵玄?没听过这名字啊。恒大师,那人你认识?你真造过一把剑给他?”青年问道。

工甲恒点头,“若真是他,他手里的剑是我给的。”不过一提起那把剑。他就想起在炎角部落试剑砍石头时的囧事。他对上门求剑的人提出砍石头试剑,也是受了那时候的启发。不过,那些事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炎角,这个名字倒是有些耳熟。”青年低声道。

“那不是人名。是部落的名字,炎角部落。”工甲恒道。

“啊。是他们!”青年人想起来了,“我曾听族中长辈提起过炎角部落,他们说。炎角人每次来王城,总会闹出一些事情。不过。距离上一次炎角人来王城,已经有些年了,那时候别说我。恒大师你都未必出生。没想到现在他们又来了。”

想到族中长辈对炎角人的评价,青年人道:“还真是。这次的动静也不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抢了麓弼的重锤还追着人打。这够王城人议论好久的了。”

工甲恒心中有话没说,他很是怀疑,不快点让邵玄进来,那小子会不会直接在大门前踩一脚?又或者,已经踩了?!

“稷放,你之前一直坐在这里,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吧?是不是特别大?”工甲恒忧心。

青年人,也就是稷放,回想了一下,“好像是,轰隆轰隆的。”

工甲恒更忧心了,前来汇报的守卫已经离开,他也没法问那边的具体情况。不过,邵玄怎么这时候来王城?莫非,他们部落的千粒金熟了?这个倒是很期待。

见工甲恒心不在焉地想事情,稷放也没再询问,不过,炎角邵玄这个名字,他记住了,回去让人好好查一查,再去询问一下关于炎角部落的事情。恒大师是如何认识的对方?听这语气,两人还很熟悉?

那边,得到工甲恒命令的守卫,带着满脑子疑惑和惊讶,回到门口。

黑熊商队的三百来人与林鹿部落那边过来的一群人正对峙,两边领头的正在争执,眼睛都跟喷火似的,就要拔刀开打。

守卫也顾不上那么多,出了门之后,朝着黑熊商队那边一溜小跑——邵玄和广义就站在黑熊商队那边。

原本眼看着就要打起来的两方阵营,因为那名守卫的到来,暂时停住,黑熊和林鹿部落那边的人都盯着小跑过来的人,双方心中也打鼓,这时候稍微冷静些了,颇为后悔。莫非工甲家的人生气了?出来放狠话?失策失策,还是冲动了,不应该在工甲家的门口聚众开战的!

周围都为之一静,围观的人也闭紧嘴巴,安静下来才好听到那边的对话。

几百双眼睛,再加上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注视之下,那名身材并不高大的守卫跑到黑熊商队这边,“黑熊”周围的人还赶紧让开道,方便让那守卫跟自家老大说话。

可是,那守卫并没看“黑熊”,而是一直来到邵玄面前。

“这位小兄弟,可是炎角邵玄?”那守卫问。语气还算客气,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冷漠和疏离。

“我就是。”邵玄道。

“恒大师有请!”

唰!周围黑熊商队的人,齐齐扭头,全部看向邵玄,眼冒绿光。

“黑熊”在毛达耳边叮嘱了几句,毛达赶忙点头,然后“黑熊”将大刀往背后的皮套里一插,搓搓手,压根不看林鹿部落那边的人一眼,紧跟着邵玄就过去了。那守卫是没说要请他,但也没说不请啊,这种时候就是要厚脸皮!

“黑熊”一离开,毛达就招呼人赶紧回去,老大让他们准备一些赔礼,毕竟在人家家门口闹成这样,总要表示表示,以平息大师的怒气,这样以后才好上门求刀剑。

至于林鹿部落的人,这种时候,谁管你啊,你们自己玩蛋去吧,恩怨什么的,等我们搞定工甲恒了再上门踢场子!

黑熊商队的人,就这么无视林鹿部落的人,直接走了。

哗——

周围的围观群众炸开了锅,刚才守卫的话他们都听到了,叽叽咕咕议论。

邵玄没去听围观群众是如何议论的,走进工甲家之后,外面的声音就隔去了很多,至于那把重锤,他交给工甲家的守卫了,带着这么大一个锤子在屋子里走也不方便。

时隔多日,再次见到工甲恒,邵玄发现工甲恒有些变化,有了那么点大师的风范和气势。

“嘿,果然是你小子!”工甲恒起身上前几步迎过来。

“恒大师,上门打扰了!”邵玄笑着道。

“哈哈,好说好说!”再次见到邵玄,工甲恒还是很高兴的,“听说你小子将麓家的麓弼打了?”

“被人打上门来,也不能挨打吧。”邵玄摊了摊手。

“来王城有地方住没?没地方的话就住我这里,我这儿有的是地方!”工甲恒道。

其实工甲恒也是担心邵玄惹了事,遭到王城其他势力的报复,住在工甲家内的话肯定会安全一些。

邵玄心里明白,但也谢绝了。

黑熊见工甲恒跟邵玄说得兴起,在旁边并没有插话,直到邵玄说起他,他才出声。

“黑熊商队贝觅,见过恒大师!”

“嗯。”毕竟是同邵玄一起来的,工甲恒也没甩脸色,再说,算起来,错也不在他们。

工甲恒又给邵玄介绍了旁边的稷放:“王次子稷放。”

对于部落人来说,王的儿子跟隔壁部落首领的儿子是一个意思,所以邵玄也跟着其他部落人的思维来办,并没有什么惶恐的样子。

邵玄这次来,顺道看望工甲恒,送点千粒金,也为了求把刀。

“走,进屋子里详谈。”工甲恒带着他们道铸锻室不远处的一个屋子,那里是会客的,而铸锻室,根本不允许外人进入,属于私密之地。

对于工甲家的人来说,住的地方可以没有卧室,但是不能没有铸锻室,铸锻室有他们太多的秘密,也太过重要,当然不能随意带人进去,就算是王二子稷放前来求剑,也只能坐在外面等。

邵玄在一张白色的布上,画下了广义曾经使用过的那把刀的图,工甲恒看一眼之后心里也有了数,知道邵玄会在王城留一段时间,时间也不急,他有空就给广义将这把刀给造了。

“行,我知道了,放心,打出来的肯定让你们满意,不满意我继续改,对了,你小子那把剑怎么样了,需不需要修一修?”工甲恒问道。

“确实需要。”邵玄将剑拿出来,剑身弯了个弧度,这是他挡住麓弼两锤之后造成的。

“也放这里吧,我给你修一修。”工甲恒还想明天请邵玄过来小酌一杯,他升级为匠师之后,得到了不少人送的酒。

“明日不行,我答应人了,要过去那边。”邵玄道。

“答应谁了?面子比我还大?”工甲恒这话带着点开玩笑的语气,并不严肃,但也透着自傲,他有这资本。

“我明天去稷居他老人家那边。”

工甲恒:“……去吧。”

论资论辈,他都比不上稷居。虽然他们工甲家的人一向自傲,但金谷稷居之名,他们还是承认的,吃了二十年金谷,工甲恒对稷居也熟悉。

就连本来打算告辞离开的稷放,刚起身又坐了回去,继续在旁边听。

邵玄却不多说了,简单聊了几句,便留下带过来的一个小兽皮袋给工甲恒,然后离开。

在邵玄离开后,稷放看着工甲恒手里的兽皮袋,抬手就要去抢,他直觉这个与稷居一直瞒着的东西有关。

可惜工甲恒手更快地藏身后了,“想看?不给!”邵玄离开前特意给他使了眼色的,还是不外泄了。(未完待续。)

怀远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职工总医院预约挂号
新疆治癫痫病医院
兰州牛皮癣怎么治
宜昌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