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2017年国内钛白粉市场半年分析

2019-03-08 22:09:45

一、2017年月价格走势

以国内市场走货量较大的硫酸法金红石型钛白粉为例,据生意社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月)钛白粉价格总体呈主涨小弱的态势,从1月初的15970元/吨涨到6月末的19390元/吨(均含税),涨幅为21.42%;价格极低值为1月初的15970元/吨,价格极高值为5月末的19850元/吨,垂直振幅为24.30%。

6月29日钛白粉(硫.金.厂)商品指数为62.17,与昨日持平,较周期内点100.00点()下降了37.83%,较2015年12月29日点51.68点上涨了20.30%。(注:周期指至今)

二、2017年上半年纵览

总体看,1月-6月是为期半年的价格逆涨期。

1月-6月,继2015年12月钛白粉开始逆涨以来,2017年6个月共有5次的涨价潮,以西南龙企为例,5次累计涨幅3900元/吨。主要由于外贸拉动库存,使国内大生产商出现供应偏紧,助推价格5连涨,但随后被透支的需求逐渐显现,5月开始已有暗降。

三、影响钛白粉价格的利多、利空因素盘点

1、半年5次拉涨,西南龙企逆涨3900元/吨。

1月1次、2月1次、3月2次、4月1次,西南龙企半年5次拉涨,累计调涨幅度为3900元/吨。延续2016年的涨价形势,2017年龙蟒佰利领涨枪,国内其他生产商基本都有跟进,主要以金红石型钛白粉为主,涨幅多在元/吨间。月进入传统淡季,下游需求透支,龙无再涨,暗降随生!

2、能暗涨,才是真的涨。

季度初,有部分生产商并没有公布调价函,而是选择暗涨,根据市场实际情况可以概括成一句话:发布调价函不一定如实涨,没有调价函也不一定不涨,生产商多数都是根据自身情况定价格政策,利用发布调价函作秀的很少了,多数生产商行库存较紧,临近春节,部分大型生产商也在进行年度检修,也有因货源紧张推迟检修的,对于行情来说,能暗涨的才是真的涨。

3、2017年春节后存理论利空可能。

1月中下旬,临近农历新年,钛白粉市场价格高位企稳,市场交投渐渐冷清,部分生产商仍在执行前期订单,新价格、新订单的执行相对滞后,原料钛精矿价格窜升过快、过多,使生产商利润被迫压缩。部分贸易商已提前进入放假程序,也有少数贸易商在催款的路上,从一些小细节上看,钛白粉的行情在节前走势并不乐观,如持货商在社交媒体群发广告,主要反映出终端客户已备足了货,节前走货量逐渐萎缩,这也是一个信号,2017年春节后的需求或被提前透支,加之前期部分贸易商有低价囤货,或春节后扎堆抛售,节后或出现短时间供应量高峰,市场价格或存理论利空可能。

4、2月上旬存理论利空可能。

2月上旬,钛白粉价格市场相对冷清,包括下游似乎还没有从过年的气氛中苏醒过来,市场交投气氛比较冷清,钛白粉并没有继续涨价,生产商也多执行老订单,延续了一年多的涨价趋势就此就戛然而止了吗?那你可能看到了假行情,目前来看,还不具备降价的条件,加之国际巨头科慕(Chemours)2月6日宣布,自2017年3月1日起,上调北美、加拿大、亚太、拉丁美洲、欧洲、中东、非洲销售的所有Ti-Pure钛白粉价格,其中亚太地区上调150美元/吨,无论从行业内的市场氛围,还是产业内成本和需求都在高位和复苏阶段,但春节前终端客户已有备货,对节后的需求有所透支,加之前期部分贸易商有低价囤货行为,或此时扎堆抛售,或出现短时间供应量高峰,市场价格或存理论利空可能。

5、生产商有一百种方法不按套路出牌。

2月中旬,节后返市,钛白粉价格续涨2016年,而与春节前的涨势相比显得低调很多,就连大企对终端和贸易商计划外涨幅的爱都轻得像空气,而下游略有承受不起,无非是不想在市场涨价的过程中显得不那么突出,而市场对此一波调涨的确反映较慢,接续涨价的生产商在调价方式上、幅度上都与龙企相同,没有调价函+涨500元/吨,似乎在给市场与下游一个接受的缓冲,而大企似乎在任务量范围内特殊关照了贸易商,希望不是先给个甜枣,再打一巴掌。2月中在为未知时长的涨价期做热身,生产商开工率在环保允许范围内逐渐提升,贸易商的囤货也有部分释放,

2017年国内钛白粉市场半年分析

而无论是生产商还是贸易商都对出口格外重视,尽管出口价格低也愿意做,出口抓量,内贸抓价,在价格上升期贸易商似乎操作更为灵活,下游客户更愿意从贸易商拿货,有时比从生产商拿货价格更低。

6、供给侧改革与产量新高并不矛盾。

由国家化工行业生产力促进中心钛白分中心和钛白粉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处近期对39家能维持正常生产的规模以上的全流程型钛白粉生产企业(3家氯化法企业、35家硫酸法企业、1家兼具硫酸法/氯化法企业)统计,2016年,39家企业的钛白粉生产总量为吨,相对于2015年的吨增加了274199吨,增幅为11.8%,再创历史新高。此时,有声音说:供给侧改革去产能政策下,钛白粉产量不降反升。生意社钛白粉分析师杨逊认为:表面上看似乎有些矛盾,但仔细推敲起来很好理解,首先得搞清楚产能、产量的概念,产能是生产能力,产量则是在一定时间内生产出来的产品的数量。首先,产能和产量,是不同数量级的定义,不能互相比较;其次,供给侧改革的去产能已在近几年初见成效,对于品质、环保等做的非常好的生产商在设备能力允许范围内有实现放开式生产,在行情和走货好的形势下实现产量同比增长也很正常。

7、科斯特(Cristal)宣涨后不久被特诺(Tronox)收购。

科斯特(Cristal Global)2017年2月10日宣布,2017年3月1日起,将提高所有TiONA和Tikon(添光)钛白粉(TiO2)产品的价格,其中亚太地区上调200美元/吨。而2月21日,国际钛白粉巨头特诺(Tronox)宣布达成一项终协议,以16.63亿美元现金收购一家私人持有的全球化学和矿业公司科斯特(Cristal Global)钛白粉(TiO2)业务,合并后的特诺(Tronox)将在8个国家运营11个TiO2颜料工厂,年总产能为130万吨/年,将在三个国家进行钛原料运营,总产能为150万吨/年。钛白粉行业的整合蔓延至全球范围内,而美礼联(Meilinium)和添光(Tikon)再次改换门庭,改科姓特。

8、3月两会、环保助涨记头功。

3月上旬,钛白粉涨价的幕后推手中,两会开幕伴随环保施压记头功,相信环保问题或也会受到各方面领导的高度重视,未来钛白粉乃至化工领域的环保问题都会成为常态化的工作。

9、钛白粉涨价不无天花板。

钛白粉涨价一方面看行业氛围,一方面看上游原料,重要的还要看下游需求,实际上下游用户的日子并不好过,有些产品的成本传导并不顺畅,在16个月的涨价周期内,钛白粉快要把下游涨死了。金红石型钛白粉价格时逼近20000元/吨,与进口产品价差越来越小,客户很可能直接换进口货了,等国产钛白粉价格冷静之后再换回来,多么痛的领悟啊。比如福建地区的诸多鞋厂受压倒闭,在钛白粉价格的上行通道中,需要产业链上下游的同步共振才好,否则离天花板不远了。

10、3月观后市,涨还是不涨?

有人问,接下来钛白粉到底涨不涨呢?我们不妨用排除法分析一下。如果市场价格掉头向下,市场需求或因此急刹车,转恐涨为观望,之前尚未执行的高价订单或遭遇毁约,贸易商手中的低价囤货或迅速集中抛出,大量现货爆出或使价格下跌插上翅膀;如果市场价格持稳,不用太久,一个月,贸易商就会怀疑降价,其手中的低价囤货或逐渐抛出,生产商的价格走势不明确使贸易商产生恐慌,社会库存被唤醒,交投市场或陷入混乱。所以,钛白粉唯有上行一世了,何况当时原料钛精矿还在成本助推阶段,出口也在常态化的利好,环保压力下的生产商阶段性开工下降,同时,四川龙蟒也可以轻松完成第三年11个亿的利润承诺。

11、3月突发事件利多4月行情。

1、亨斯迈(Huntsman)关停法国加来钛白粉装置。据传,该装置停产已久,只是首次在官进行公告,对行情助推能力有限;2、石原(ISK)2017年3月22日宣布,自2017年4月1日起,亚太地区销售的钛白粉(二氧化钛)价格上调150美元/吨。重点在国内的执行如何;3、攀枝花东方钛业在实施二期2号泥浆压滤料斗检修过程中引起火灾,将现场两台350M2压滤机烧毁。一期生产线已于3月23日0:00恢复生产,预计二期生产线将于3月25日前恢复生产。事件存在理论利多,东方钛业原本产量不大,恐对后市提振效果难现;4、传行业龙企封单待涨,2017年第四波涨价潮必至,龙企的走货操作算是给涨价玩了把真的。

12、同样是涨价,与2011年区别在哪里?

2011年的涨,主要来自与上下游的供需同时强劲,而进入2017年的涨,供给端的单方面探涨表现的越来越强,进入4月下游需求表现的更不理想,一方面下游采购商原料库存已做足,一方面下游生产商的日子并不好过,有的甚至倒闭,该应用领域需求收缩,没有下游需求的迎合使钛白粉的涨势根基有所松动。

13、部分生产商仍然微利或亏损。

钛白粉的价格涨了这么久,千万不要以为所有的生产商都赚的盆满钵满,有的则因为前期低价订单接的过多,而当下的高成本原料矿生产还债还是使这部分生产商始终处于微利甚至亏损阶段,采购与销售错时断层严重。华东、华南等地区少数贸易商将低价囤货外抛,4月17000元/吨的金红石和15000元/吨的锐钛使市场价格略显混乱,贸易商面对的多数是终端客户,而需求端的差强人意使这部分贸易商认为价格涨到头了,阶段性的抛货也不难理解。

14、4月末交投市场两级分化严重。

4月下旬,钛白粉的价格市场进入涨后平稳期,而每到平稳期市场都有隐忧和流言,持货商一面忍受4月低迷的需求,一面利用第六感猜测价格市场的走势,还要接受流言蜚语的洗礼,这无疑是动摇价格坚挺的军心。当下的交投市场属两极分化阶段:一边,国内中大型生产商手上订单大把大把,还要限制贸易商或终端拿货量,且出口相对较好,库存无压,涨价意愿依然较强;另一边,已有少数生产商利用增加返利等措施变相降价,这类生产商很少,且规模不大,出口不畅,库存较多。在目前的主流市场上,前者依然占有主导,所以老订单不等于降价,也不等于所谓的低价走货,只是价格上升期订单执行的滞后,当然,后者若不思变,或在长期的市场运行中困难会越来越多,直至淘汰。

15、需求透支,钛白粉新价格订单鲜有。

行情好的时候,囤货的贸易商称自己没货,待涨高抛,5月中旬已有小贸易商逐渐抛货,抛不动的打打广告喊一喊,而大量囤货的持货商都不敢喊啊,当时硫酸法金红石型的19000元/吨也成了一个槛。下游需求逐渐转淡,主要由于钛白粉涨的太久了,2017年二季度的需求被提前透支,大型终端备货3个月,小型终端备货半年,下次采购那就大约在冬季了。对于钛白粉的新价格执涨情况并不乐观,生产商新价格订单鲜有,价格偏高,贸易商再加上利润,下游不愿接受,加之各方面严管,本身经营就惨淡,几近停产和破产,也没必要采购原料,特别是高价原料。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